祁山是座大山,山里有座小庙,传闻里面有个,老吓得都不敢靠近。

传说,干将是楚国境内最有名的铁匠,他铸造的剑做工最为精细,而且锋利无比。正好有人给楚王进献了一块从深山采得的精铁,于是,楚王就命令干将用这块精铁给他铸造宝剑。
干将费了很多心思,炉火也熊熊燃烧了三年,但是炉内的精铁就是不熔化。干将非常愁苦,因为楚王都派人来催好多次了,但是精铁不熔,宝剑又怎么铸造呢?这一天,干将又盯着燃烧的火炉发呆,突然,他想起了师傅。干将的师傅传授给他铸剑的精髓,干将很有天分,学得非常好,他师傅非常满意。干将学成后,他的师傅就开始铸造一把无比难铸的剑,最终干将的师傅和师娘一起纵身跳进了火炉,剑才得以铸成。难道干将如今也要这样不成?
镆铘是干将的妻子,他们夫妻俩非常恩爱,镆铘自然也听说过干将师傅的故事。当她看到丈夫的表情,就知道丈夫的想法了,镆铘的心里十分难过,难道不能有别的办法吗?想到这里,镆铘就拉着丈夫进屋,拿出剪子,把自己和丈夫的指甲和头发都剪下来,投进了火炉。
图片 1
古人都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故而镆铘和丈夫干将剪掉了头发和指甲来代替自己。果然,这样一来,火势突然就变大了,精铁开始熔化。干将非常高兴,动手开始铸剑,镆铘就在旁边帮他烧火、擦汗。
干将手艺精湛,很快就铸成一雌一雄两把宝剑,这两把剑是他一生中铸成的最好的剑!现在终于可以把剑进献给楚王了,以后我们夫妇就自由了!镆铘高兴地想。但干将还是愁眉苦脸。原来,干将知道楚王的脾气,他得到剑后一定会把自己杀掉,以免自己将来铸出更好更锋利的宝剑来。
镆铘看着丈夫,惊慌地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候她已经快要临盆了,难道这孩子一出生就要没有父亲吗?干将却很冷静,交剑的日子越来越近,他知道自己逃不过,就对妻子说:我这一去,肯定是无法再回来了。我会把雄剑留下,你好好照顾孩子,等孩子长大了,你告诉他:出门后往南山方向看,如果有松树生长在石头上,那么剑就藏在石头的后面。让他取剑替我报仇就是!镆铘没有办法,只能眼看着丈夫背着剑离开。
果然,楚王拿到剑,就立刻训斥干将拖延时间,用三年时间才完成。然后,楚王就命令士兵将干将杀了。干将死后,楚王才抚摸着剑得意地哈哈大笑:这天底下,将再没有比我的宝剑更好的剑了!
干将死后不久,镆铘就生了一个男孩,取名赤鼻。镆铘牢记丈夫的冤仇,含辛茹苦地抚养赤鼻长大。时光飞逝,赤鼻很快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问母亲:我的父亲到哪里去了?镆铘感觉时机应该到了,就把干将的不幸告诉了赤鼻,并告诉他:出门看南山,有松树生长在石头上,剑就藏在石头后面。赤鼻泪流满面:我可怜的父亲竟然死得这么冤枉!我一定要杀了楚王,为父亲报仇!
赤鼻出门向南,却发现并没有山,只看见堂屋前有根很大的松树柱子,而松树柱子下面恰有一块大石。于是赤鼻就用斧子敲碎石头的背面,果然找到了剑。从此,赤鼻就开始日夜练剑,天天想着要找楚王报仇。
就在赤鼻天天苦练剑术想要杀楚王的时候,楚王一连几日梦到一个愤怒的少年提着宝剑要刺杀他,还口口声声说要为干将报仇。楚王非常恐惧,赶紧派人去查与干将相关的人。这一查才知道,干将当初铸成了两把剑,还留下了一个儿子,他的儿子正在刻苦练剑,要用父亲铸造的剑杀了楚王,为父报仇。
楚王自然害怕得要死,立马令侍卫去追杀赤鼻,并用千金悬赏赤鼻的人头,还命令城门守军严加盘查,以免赤鼻混进城来暗杀他。赤鼻一个不经事的少年能有什么办法,只好逃到大山深处。因为没办法给父亲报仇,赤鼻非常伤心,剑也练得很是无力。
这天,赤鼻正唱着悲伤的歌在树下伤心地擦剑,忽然来了一位壮士,非常奇怪地询问赤鼻: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唱这么伤感的歌?
赤鼻更加伤心了,泪水都流了出来:你知道干将吗?十多年前,他为楚王铸造了一把宝剑而被楚王杀死。看壮士点了点头,赤鼻哭得更加伤心了,他恨恨地说:我就是干将的儿子,我父亲临走前要我替他报仇,可是现在楚王盘查得那么严,我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还谈什么报仇?
壮士听了十分同情干将和赤鼻,就决定帮他报这个仇。壮士说:楚王用千金悬赏你的头颅,你若信我,就把你的头颅和剑给我,我帮你报仇。
真的?赤鼻欣喜若狂地看着壮士,见壮士重重地点了点头,赤鼻就跪下给壮士磕了个头,拜托你了!然后提起宝剑,将自己的头割了下来。
壮士捧起赤鼻的头和宝剑,说:放心吧!就下山去了。
壮士来到楚王的宫殿,献上了赤鼻的人头和宝剑。赤鼻因为心愿未了,所以死的时候怒目圆睁,楚王看得心里直打哆嗦,但还是辨认出来这就是梦里自己见到的少年和那把剑。楚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便将壮士带来的宝剑赏给了壮士。为庆祝赤鼻被杀,自己得以逃生,楚王就命人把赤鼻的头放到大鼎里去煮,据说这样能克制他的鬼魂。
可是,赤鼻的头在鼎里煮了三天三夜,却丝毫没有变化。壮士就建议楚王:您是一国之君,最具有威慑力,如果亲自到鼎边去看,他的头就能够煮烂了!楚王也觉得非常怪异,就亲自到鼎边去看,当他把脖子伸到鼎上时,壮士猛地拔出宝剑,用力一挥,就把楚王的头砍落在鼎里了。
士兵们大吃一惊,飞快地冲过来想要抓他,但是壮士更快,手起剑落,就把自己的头也砍落在鼎里。士兵们再看鼎里,三颗头颅已经都被大火煮烂,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人们只好把三个头颅和楚王的身子葬在了一起。壮士付出自己的生命,终于完成了对赤鼻的承诺,赤鼻也报了杀父之仇。而两把宝剑却留了下来,分别被称为干将、镆铘。
这是一个悲剧复仇故事。而另外一个版本,讲述的则是干将、镆铘可歌可泣的爱情传奇。
传说,干将、镆铘是一对夫妻,他们相亲相爱,堪比神仙眷侣。干将是一个铁匠,勤劳能干,而镆铘就为干将烧火、扇扇子、擦汗水,温柔体贴。
因为干将的技艺高超,楚王就命令他为自己铸剑。一眨眼,三年过去了,干将还是没有铸出剑来,因为炉子里的金铁之精还没有熔化。这些金铁之精是从巫山六合采来的,非常难以炼化,如今已是无计可施的干将近乎绝望地叹了口气。镆铘心疼丈夫,不禁流出了眼泪。金铁之精不熔化,他们就没办法铸剑,铸不成剑,楚王就一定会杀掉干将,镆铘怎么会不痛心?
这天晚上,镆铘非常体贴地给干将做了许多饭菜,还温了酒,说是给干将放松休息一下。干将因为铸剑的确累坏了,就在镆铘的安慰下,好好吃了顿饭,喝了些酒。朦胧里,干将只记得镆铘笑得非常温柔。
第二天,担心金铁之精的干将早早醒来,却发现镆铘不在身边。想到昨天晚上的反常,干将突然害怕起来。他出来一看,果然,镆铘正站在铸剑炉边,她好生给自己装扮了一下,还穿上了平时不舍得穿的长裙,宛如仙女一般地立着。干将瞬间觉得万箭穿心,声嘶力竭地喊:镆铘……
根据古老的传说,精铁是有灵性的,想要炼化它,就必须用人来祭炉,镆铘因为金铁之精始终不化,就决定以身祭炉,助干将铸剑。干将一时大意,没有看出镆铘的想法,怎么能不心痛?
镆铘看着干将,依然在笑,却流下了眼泪:干将,我没有死,我们还会在一起,也会永远在一起的……说罢,她就投身到了炉子里。干将看着火焰熊熊的炉子,泪流满面。
精铁熔化,顺利地被铸成了一雄一雌两把剑。干将怀念妻子,就给它们分别取名为干将、镆铘,并且只把雄剑干将献给了楚王。但是很快,干将私藏镆铘的消息就被楚王知道了。楚王非常愤怒,派兵去杀干将。
干将清楚自己没有能力逃出去,只能束手就擒。他打开剑匣看着镆铘剑,悲伤地问:镆铘,我们究竟怎么样才能在一起?忽然,镆铘剑从剑匣里跃出来,化作一条美丽的白龙,携卷着干将飞腾而去。
而千里之外,在一个荒凉贫困的县城,一个叫作延平津的大湖里,突然出现了一条美丽的白龙。这条白龙非常善良,自它出现以后,就经常为百姓们呼风唤雨,贫困的县城就逐渐变得风调雨顺,谷粮满仓,县城的名字也被改成了丰城。
但是,善良的白龙却常常在延平津的湖面上失神地四处张望着,眼里含着泪水,仿佛在等待什么。百姓们看了也都觉得心伤,但是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白龙不那么难过。
终于,六百年过去了。这一年,丰城县令因为觉得城墙太破了,就决定重新修筑。在修筑的过程中,人们从地底下挖出了一个石匣,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把剑,剑身上还刻着干将两个字。县令自然欣喜若狂,这可是一把绝世好剑!他天天把这把剑带在身上。www.gs5000.cn
一天,他从延平津湖畔路过的时候,腰上的佩剑突然发出蜂鸣声,然后就迅速从剑鞘里跳出来,跳进了湖里。县令正在惊讶,突然看到湖面浪花翻涌,一瞬间跃出来一黑一白两条龙。两条龙向县令频频点头致谢,然后就亲热地耳鬓厮磨着潜入水底不见了。
不久,丰城的百姓就发现,曾经在延平津湖面上等待了几百年的那条白龙不见了,而小城里却搬来了一对相亲相爱的小夫妻。丈夫是个很优秀的铁匠,技艺纯熟精湛,可以打出各种器具,但是他只愿意打造农具,不肯打造价格更高的兵器。而他的妻子常常深情地凝望着他,给他擦汗、扇扇子。

(一)

一天,来了个青年,叫林虎,一身好武艺,爱打抱不平。他听说庙里有鬼,就背着铺盖进了庙。灭黑后,外面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忽然传来一个女子凄厉的叫声:还我命来一一,还我命来–一林虎毫不害伯,提着走出庙门。只见上飘来个白衣女子,径直向西走去。林虎紧跟在后头,到了一片密林,白衣女子了,他提宝剑赶过去,面前出现一座多年失修的坟,他在坟上做了记一号,便回庙去了。

 
当时,我手中的寒铁剑离他的咽喉处仅有0.01厘米,我已经清晰地看到寒剑尖端盛开了数朵鲜艳的血梅花。他的目光过于淡定,直到几多梅花簌簌地掉落在地上,“吧嗒吧嗒”地溅出更多的梅花。

第二天一旱,林虎带上宝剑,来到坟前,他断定这里头有冤情。对坟头大声说:,有什么,全说出来吧,我为你!坟里无动静。他又说了一遍,忽然草丛中开出了一朵白花,鲜艳夺目,还沾着露珠。

 
我的心中似翻江倒海。剑无影,你终于要死在我的手上了。剑无影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淡定地望着我,好像此时插入他皮肤的只是一根绣花针。当时,我的心中只有0.1秒的迟疑,世上怎会有如此强悍之人?还是……他只是在虚张声势?

晚上,端彪正在练武,忽然一阵风吹来。面前出现了一个姑娘,白衣白裙,头擂一朵自花,脸土挂着泪珠,说:这位壮士,知你。前来求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说。女鬼就说了自己的遭遇。

  “剑无影,你马上就要死了,有什么遗言快说吧。”

原来,这个女子叫梦妹,她叫梦姑,俩跟着一个学艺,梦妹勤奋好学,深受师傅喜爱,梦姑却一心扬名天下,起了歹心。一天夜里,趁师傅不防备,杀死师傅,又把梦妹哄到悬崖上,推下深涧。梦妹不散,一直在山上找能替她报仇的人。

  “呵呵,你杀不死我。”

林虎听完说:我一定杀死梦姑,为你报仇!梦妹告诉他,梦姑住在河庄,离这里四里路,额头有一道深疤。临走,梦妹对林虎说:回来时,把她的血带回几滴,涂在我身上,我就会,望早一去早回。

 
死到临头了还在嘴硬,我手持的这把寒铁剑可是用天山上的寒冰历练千年完成。所到之处必见鲜血,七步之内寒毒入侵。寒铁剑已经划破了剑无影的皮肤,此人命不久矣。

林虎来到河庄,正是三更时候,街上空无一人口隐隐听到东边传来一阵的惨叫:他悄悄摸过去,进了一个大院,用舌头舔破窗纸,见一个妖艳女子正坐在虎皮椅上,抓住一个小孩的胳博吸血。林虎认准了梦姑,大叫一声,踢开屋门。梦姑急忙提剑,和林虎在院子毛厮杀起来。几个回合后,梦姑渐渐力气不支,转身逃跑,被林虎赶上一剑刺死。

 
就在我以为剑无影七步必亡的0.5秒以后。一阵白光突然冲向我的眼睛,就在我闭上眼睛的一瞬间,剑无影拔剑后闪,又在一秒之内举剑砍下。糟了!时间太短,我来不及作出任何躲避动作。几秒种后,白光退去。剑无影手中拿着一根发丝,淡定自若地看着我。

林虎取了几滴血,趁月光往回赶路。

  这是第九十九次杀死剑无影的机会。

到山上,他扒开梦妹的坟,竟没有腐烂,他把血涂在梦妹身上,梦妹就活了,梦妹磕头说:多谢壮士救了我,我已没有亲人,你就带我走吧!二人下山远去了。

  又失败了。

(二)

  场面尴尬不已,我赶紧羞愧地逃回家。

  母亲倚着家门口的柴垛,好像已经伫立良久,见我走来,忙迎上来说:

  “金子,你爹他被仇家所伤,快不行了。”

 
母亲的表情有些复杂,眼睛也哭肿了。我低声说一句:“知道了。”迈步走进了里屋。爹正躺在小床上呻吟,眼睛微睁。见我进屋,目光有了些神采。

  “金子,给我报仇……”

  “爹,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爹的神情有些错愕,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浑浊的声音。目光里仅有的神采也像火一样被水浇灭,见我爹不作答,我便又重复了一遍。

  “金子,其实真正练剑的寒冰不在天山上,而是在……在云仙洞。”

  “云仙洞在哪里?”

  “在……在……”

 
话没说完,爹嗓子里仅有的一口气也没了。母亲踱进小屋,轻轻地对我说:“金子,给你爹报仇。”我点点头,走出了屋。

 
离家几米远,回头见火光冲天。我知道,母亲为了断了我的念想让我一心报仇,把自己和爹一块火化了。

  转过头,眼睛里落英缤纷。

(三)

 
我为什么一心想取剑无影的性命?真的勇士会把他寒冰般桀骜的剑锋对准他的仇敌,直到看着敌人的鲜血从他的脖颈处汩汩流下。剑无影也是,他是我的情敌。

 
记得母亲在我小时候对我说过,我家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世仇。其一是太行山上的白大仙,其二便是剑无影的亲生父亲。此时的小云正迎面向我走过来,见我眼中血红血红,露出一脸茫然之色。正午的太阳使我冒出汗珠,像是刚才母亲脸上的眼泪。

  小云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

  “我要找两个人,太行山上的白大仙以及剑无影的父亲。”

 
小云说她要和我一起去。我同意了。我和小云之间无需多言,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如果不是剑无影从中作梗,可能我俩早就成亲了。

 
小云家是镇上的大户,回想起童年在小云家的山上玩耍,那天的天上,也像今天一样飘满了柳絮。

(四)

 
我并不知道在我和小云同行的三十分钟后就会遇到白大仙。只是我和他素未平生,就这样错过了。

 
我和小云登上了驶往北方的船,像一片小树叶在芦苇荡中横冲直撞。在船上走动时,我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道过歉之后便想继续朝前走,那人却将我俩叫住。

  他看到我背上背着的寒铁剑,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

  我后来想,白大仙在那时就认出了我。

  他说:

  “小伙子,你到哪去?”

  “我要找两个人。”

  “谁?”

  “白大仙,剑无影的父亲。”

 
剑无影的父亲早就死了,就死在你背上的寒铁剑的上一任主人金无银手里。

  “你认识我爹?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没说非要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