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楚兮流着眼泪,心里万般悔恨。她不恨他的薄情,不恨他的花心,只恨自己身子不争气,留不住他,她想起了在大学时候她和他的约定,想起了结婚时的幸福,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注意力就被那只“狐狸精”吸去了呢?

图片 1

图片 2
第一章阎王殿
  话说黑色鬼王见美女蛇竹叶青,被他的混元金斗装在里面,“哈!哈!哈!”大笑起来,“蛇妖女,你不是挺厉害吗?如今还是被我的宝贝装在里面!”他得意忘形,忙念动咒语,混元金斗瞬间变成一条小布袋。
  黑色鬼王大喊一声:“宝贝,飞回我手中!”“嗖!嗖!嗖!”呼呼风响,布袋向他飞来,他迅速伸手抓住,“哈哈哈哈,小的们,打道回一殿阎王殿,向我王请功!”
  众小鬼兴高采烈回答:“是,大王。”黑色鬼王手一挥,带领众小鬼向云中跳去,腾云驾雾向一殿阎王秦广王殿飞去,霎时间,阴曹地府上空,云彩翻滚,狂风呼呼响,不多一会儿,黑色鬼王带领的小鬼们腾云驾雾,来到一殿阎王秦广王殿上空。
  他们纷纷按下云头,来到阎王秦广王殿外,阎王秦广王早已经率领文武百官,敲锣打鼓迎接他们了,“爱卿,恭喜你擒住这女蛇妖,我给你的庆功宴早已准备好!”
  一殿阎王秦广王挽住黑色鬼王的手向殿内走去,黑色鬼王进入殿内一看,忙拱手对秦广王施礼:“大王,这女蛇妖诡计变化多端,恐生祸端,先处置她。”
  一殿阎王秦广王点点头:“可以这样,爱卿想得周全。”他对黑色鬼王微笑大喊:“快把美女蛇竹叶青,从你那混元金斗里取出来。”
  两个鬼卒一左一右,抬着黑色鬼王的混元金斗口袋走进来,一个面色发蓝,身穿蓝色铠甲,一双眼睛怒目而视四周,说话咿咿呀呀,另一个面色紫色,生长着一双鳝鱼一样小眼睛,给人以一种奸猾的感觉。
  他们冒着满头大汗,把口袋里装着美女蛇竹叶青混元金斗口袋,放在一殿阎王秦广王的大殿上,黑色鬼王对着口袋念动催眠咒语,对混元金斗口袋里吹了一口气,二个瞌睡虫,瞬间飞进口袋,一会儿美女蛇竹叶青在混元金斗口袋里哈哈大睡了。黑色鬼王对刚才抬混元金斗小鬼命令:“现在你们可以打开混元金斗口袋,将美女蛇竹叶青从口袋里拉出来。”
  霎时间,美女蛇竹叶青被这两个小鬼从口袋里拉了出来,她还在呼呼大睡。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黑色鬼王咆哮:“不要跑了这厮,以免后患无穷。”黑色鬼王对秦广王哈哈大笑:“陛下,她跑不了,我自有办法对付她。”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宝剑,将睡梦着的美女蛇竹叶青用红细绳子穿了琵琶骨。
  黑色鬼王笑嘻嘻对一殿阎王秦广王点头哈腰:“陛下,这下给她穿了琵琶骨,她变化不了,你尽可放心。”
  一殿阎王秦广王笑眯眯捻着白色胡须:“这下我放心了,我们一起安排以下的事情吧!”
  此时,秦广王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对两边站着的文武百官鬼王大臣得意讲述:“美女蛇竹叶青扰乱幽幂地府,罪不可饶,已被赤色黑色鬼王擒获,依照幽幂地府天条法规,应交地府判官公审定罪,我们可以命人间刚正不阿的包拯审判,我们大家都知道,包拯白天在阳间审判人间之事,夜晚到我们阴曹地府审判阴间无头案,哪位爱卿到人间走一走?去请这位包拯来幽幂地府阎王第一殿,审判这十恶不赦的美女蛇竹叶青。”
  “哈哈……”白毛鬼从文官列队中大笑走出,“陛下,我认识包拯!上次我去请包拯审查阴间毛貂老鼠一案,他将这无头案审理得一清二楚,他在我们一殿阎王殿上立下了大功,陛下论功行赏他!”
  一殿阎王秦广王听后自己拍了一下脑袋:“啊,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他走到白毛鬼面前,将一张用宣纸写好的文书递他,继续对白毛鬼说:“这是圣旨,你拿去向包拯宣读,要快去快回。”
  白毛鬼来到一殿阎王秦广王身傍,从秦广王手中拿了圣旨,从这幽幂地府腾云驾雾向人间华夏大地飞去。幽幂地府一殿阎王秦广王见白毛鬼腾云驾雾向人间飞去,又对站在两边的文武百官说:“哪位爱卿,到我们幽幂地府的藏王菩萨居住的翠云宫去,请菩萨来我们阎王一殿上审判美女蛇竹叶青扰乱幽幂地府呢?”
  赤黑黄绿鬼判急急忙忙地跳上前,看着眼前的人,跪拜在地:“到地藏王翠云宫,军师凤雏去是再也适合不过的了,大家都知道,军师精修佛学,深得地藏王菩萨器重。”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他身边站着的军师凤雏笑笑,“既然如此,军师就去一趟幽幂地府翠云宫,请大悲大慈的地藏王菩萨吧!”军师凤雏只好满脸堆笑,对一殿阎王秦广王跪拜回答:“谨遵陛下旨意,现在就前去。”军师凤雏急忙站起,摇着鹅毛扇大摇大摆走出地府,纵身一跃,跳上地府云霄中,踏一朵棉花云向地藏王菩萨居住的翠云宫飞去。
  话说幽幂地府白毛鬼从幽幂地府一殿阎王殿,腾云驾雾,在云霄中行不多时,一会儿便来到华夏京城北京。威震华夏的宋朝包拯,通过无数次投身转轮回,在清朝已经投身到了晚清朝刑部,当了御审大夫。
  这天包拯御审大夫审理完《小白菜与杨来武案件》,他为审清该案精疲力尽,太疲倦了。审完这案后,他伏在案审大堂上的公案桌上就睡着了,刚朦朦胧胧地小睡,他梦见一个白毛鬼,飘飘荡荡来到他身边,向他招手大喊:“包拯御审大夫过来。”他迷迷糊糊来到了白毛鬼身边。
  
  第二章白毛鬼见包拯
  这时,白毛鬼对他笑笑:“你就是清朝御审包拯大夫吗?”包拯对回答:“我正是御审大夫包拯,请问鬼客有何贵干?”
  白毛鬼对包拯疑惑不解,望望诧异,一脸不高兴问:“你在宋朝,我请你到我们幽幂地府一殿阎王,审理幽幂地府无头案《毛貂老鼠》,这些难道你忘了吗?”
  包拯御审大夫,这时简直成一头雾水,睁着大大的眼睛对幽幂地府白毛鬼回答:“你说的这些事,在我看来,简直是一些天方夜谭天马行空事,真的不知道你在说啥?”
  白毛鬼自言自语:“啊,我差点忘了,你现在在华夏清朝,从华夏宋朝到清朝,你已经投身十几次,已经轮回十几次人身,你在每次投身之前,又在我们幽幂地府灌了亡魂汤,因此,以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不怪你,真的不该怪你!”
  白毛鬼对包拯大喊:“包拯,现在命你到幽幂地府第一阎王殿秦广王殿,审美女蛇竹叶青一案,这是幽幂地府阎王殿第一殿秦广王阎王圣旨。”
  白毛鬼从衣兜里取出幽幂地府第一殿阎王秦广王圣旨,大声命令,“包拯接旨!”包拯御审大夫赶紧跪在地上,口喊:“我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毛鬼见包拯如此懂礼节,忙从心里赞叹,“这包拯还是华夏宋朝的包拯,知书达理,不愧为人间的包青天。”
  包拯将圣旨一看,上面写着,“今幽幂地府阎王第一殿秦广王,特降下圣旨,请人间包拯今夜到幽幂地府第一殿阎王殿上,拜见秦广王,和众鬼判一起公审美女蛇竹叶青一案,不得有误!第一殿阎王秦广王。”
  
  第三章包拯见阎王
  白毛鬼读完圣旨后,对清朝刑部御审大夫包拯尊敬说:“我的御审包大人,跟我一起到幽幂地府阎王第一殿去吧!一殿阎王秦广王还在一殿上等着你呢!”
  包拯不敢怠慢,只好乖乖跟着白毛鬼跳上云端,腾云驾雾飞向一殿阎王秦广王殿飞去,他们从华夏北京城上空腾云驾雾,在云霄中腾云,一瞬间来到幽幂地府一殿阎王秦广王殿上。
  一殿阎王秦广王高坐龙椅上,两边整齐地站着文武百官,白毛鬼王对包拯说:“你站在殿外,不要出声,阎王秦广王宣你时,你再进来。”
  白毛鬼从文武百官站的行列中,走到一殿阎王秦广王座的龙椅下面,跪拜,“启禀一殿阎王秦广王陛下,大王吩咐我到南瞻部洲华夏,请人间法官包拯,现已经到阎王殿外,请陛下吩咐。”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白毛鬼点头微笑:“爱卿去华夏一路辛苦,请到一殿阎王殿的碧霞山庄休息。”一殿阎王秦广王对传唤官吩咐:“请包拯进殿。”一声声:“包拯进殿拜见一殿阎王。”在阴森恐怖的阎王殿上响起。
  包拯吓得额头冒出冷汗,应声回答:“是,阎王!”他脚腿发软快步走进殿上,站在台下。
  “啊!台下可是人间包拯?”
  包拯见此赶紧跪下:“在下正是人间华夏清朝御审大夫包拯,祝阎王秦广王陛下龙体健康,与天同寿,与地同庚!”
  一殿阎王秦广王对人间包拯龙颜大开:“包拯不必多礼,请站起来说话。”包拯才敢从一殿阎王殿站了起来,他对一殿阎王殿上两边的文武百官都不敢正视环顾一眼。
  一殿阎王秦广王见人间包拯有些拘束,忙对包拯示意说:“包爱卿不要如此拘束,霎时间在这一殿阎王殿上,公审美女蛇竹叶青,还要你人间判法官包拯与我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一起审判。”
  包拯对一殿阎王秦广王说道:“是,谨遵阎王法旨。”一殿阎王殿海瑞从台下文官阵营走出,对人间法官包拯恭敬施礼:“包黑子,一殿阎王殿公审美女蛇竹叶青法庭已经准备就绪,我们一起去,不要耽误。”
  第四章庭审现场
  鬼判海瑞走到包拯跟前,拉着包拯手:“包拯大人,我们去法庭吧!那边的庭审现场还等着我们。”包拯惶恐点点头,他们对一殿阎王跪拜施礼:“陛下,我们去法庭了。”
  一殿阎王秦广王回答:“我和众大臣处理完公务,还要来傍听你们的审判。”包拯和地府一殿阎王殿的大判官们,一起向坐落在殿正西门审判大殿走去。
  “欢迎包大人来,亲审美女蛇竹叶青案子,这下美女蛇竹叶青有活命了。”陪审团座席上的陪审员李逵站起来鼓掌欢迎,霎时间,台下观众欢呼跳跃,掌声不断。
  包拯往审判法庭环顾一眼,审判庭台下坐满了傍听的大小鬼簇,傍听席上座无虚席,审判庭台上正席留着幽幂地府地藏王菩萨和一殿阎王位置,审判席左边是人间包拯席位,右边是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席位。
  “包大人,这是我们的座位,包大人请,我坐在你的右边。”鬼判海瑞拍了一下人间包拯的肩膀,客气说,人间包拯也客气回答:“海瑞大人太客气!”霎时间,他们分别在各自的位子坐好。
  这时,主持审判庭的法官花脸鬼正要宣布开庭公审美女蛇竹叶青,一个鬼差来报:“各位法官判官,稍等一下,幽幂地府地藏王菩萨驾到。”
  一眨眼,一道金光飞到审判庭主位子上,地藏王菩萨现出金身来到庭审现场,众人一起下拜,“恭祝地藏王菩萨来到美女蛇竹叶青庭审现场,祝菩萨仙寿无疆!”
  菩萨放大光明云,霎时间,庭审现场,霞光万丈,祥云悠悠,仙鹤飞翔,鲜花普降,这时,菩萨坐在主位子上,对众人开金口:“我佛慈悲,我代表我佛如来佛祖,前来听听庭审美女蛇竹叶青现场,请大家稍安勿躁!”
  地藏王菩萨开完金口,又使用法术大放光明云,放毫光,普降鲜花,审判美女蛇竹叶青的庭上,天花乱坠,法庭上紫雾云绕,万紫千红!
  正当地藏王菩萨普降锐气紫雾时,又有一鬼差来报:“一殿阎王秦广王带领文武百官,已经前来审判庭上傍听庭审现场。”
  “啪,啪,啪!”掌声响起,一殿阎王秦广王率领文武百官走进庭审大殿,他们在阎王秦广王带领下,向菩萨跪拜施礼,主持审判庭的法官花脸鬼,对地藏王菩萨礼拜后问:“菩萨,一殿阎王秦广王已经到来,庭审开始吗?”
  地藏菩萨开金口点头说:“可以开始。”
  主持审判庭的花脸鬼站在法庭发言席上,对台下傍听众生大声喊:“幽幂地府一殿阎王殿审判美女蛇竹叶青公审开始,下面请公诉人白毛鼠提起公诉。”
  
  第五章鬼殿辩护
  公诉人白毛鬼走上公诉庭,望大家,向美女蛇竹叶青提起公诉:“尊敬的法官先生,傍听者及地藏王菩萨,阎王殿一殿阎王秦广王,众所周知美女蛇竹叶青不顾幽幂地府阎王条律,为儿女私情私自擅闯阴曹地府,追讨师弟紫觉知空魂魄,致使阴曹地府一殿阎王不得不调兵遣将,围剿美女蛇竹叶青,该兴师问罪,使幽幂地府一殿阎王殿鬼族不得安宁,这一切后果皆由美女蛇竹叶青个人承担,请阴曹地府各位判官和人间包拯依法治美女蛇竹叶青的死罪。”
  主持法庭的法官花脸鬼宣布将蛇妖美女蛇竹叶青押上法庭,一会儿美女蛇竹叶青带着脚镣铐手铐,一步一步艰难来到庭审被告席上。
  法庭主持人花脸鬼对美女蛇竹叶青看了一眼:“被告,你对幽幂地府阎王一殿公述人对你的供述有没有异议?”美女蛇竹叶青对幽幂地府庭审现场法官棒棒鬼说道:“我对公诉人的公诉没有意见。”
  法庭主持人花脸鬼对台台下傍听席观众宣布:“现在我们请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和人间包拯,请他们分别对美女蛇竹叶青进行审判。”
  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对站在被告席上的美女蛇竹叶青审判大声呵斥:“蛇妖女,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你私自擅闯幽幂地府,已违背了玉帝对阎王殿颁布天条律令,依照天条律令应当处以绞刑,这在《天条律令》第一百九十九条就能看到。”等幽幂地府大判官海瑞的话音刚落,在审判庭下的傍观者在下面窃窃私语,“将美女上竹叶青除以绞刑,天理不公,只能将美女上竹叶青判无期徒刑。”
  霎时间,审判庭上人声鼎沸,胆大的傍观者大声对台上地府大判官海瑞大喊:“这样审判天理不公,还是请人间包拯御审大夫再审。”
  法庭主持人花脸鬼见下面幽幂地府海瑞对美女蛇竹叶青的宣判,傍听观者一万个不服,为了给地府大判官海瑞一个台阶下,他对大家宣布:“幽幂地府是一个法治国家,法庭一定按程序办事,现在欢迎人间清朝御审大夫包拯,来审理美女蛇竹叶青私闯幽幂地府案。”

说不恨,可是又怎能做到真不恨呢?他搂着小三的情景,小三与他商量着绑架、杀自己的情景,他对小三肚子里的孩子百般疼爱的情形,在楚兮心中徘徊千遍,一遍遍提醒着楚兮接受现实。

时有时候.png

“杀人,呵呵,的确做到了,把我困在这永无天日的地方,不吃不喝,不需用刀子捅就已经死了。”楚兮已经无力说话,她也深知自己回天乏数。

1

“如若再给我一次活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引狼入室,让那只狐狸精得以在家勾引我丈夫!”楚兮心想。此时,她已经感到支撑不住,眼皮慢慢的合上,独留一室

“我叫雾晗,是个掌管命薄的神仙。”

哀伤。

我原本叫勿寒,只是个地府里勾画生死簿的小鬼,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反正鬼也是死不了的,所以也吃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

突然,满室金光,站在金光中的木兰急得跺跺脚,她只不过在哮天犬那多玩了一会,玩得一时忘了花木大神交给自己的任务了,现在可好,这女人因为自己的疏忽,已经撒手而去了,这可怎么办?她可不想被大神骂。

一次跟着黑白无常出差的时候,误食了一个太上老君不小心掉下凡间的仙丹,自此有了仙力,就这么成了仙。然后跟着下凡来为丢失仙丹负责的太上老君上了天。

“如今也别无他法,希望能在这女人投胎前下地府找到她。”木兰嘀咕一声便往地府而去。

走时,阎王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这伢子就是嘴馋,误打误撞成了仙,以后在天庭好吃的东西比咱们这里可多了,你可不要再吃些奇怪的东西了,然后好好听话好好工作,天庭里我可没办法护着你了。”

“这是哪儿啊?难不成我没死?”楚兮高兴地喜出望外,“别发白日梦了,你看看自己的脚!”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楚兮的白日梦。

玉帝很是头疼我这个意外的仙,责备了太上老君一番便把我安排给了掌管命薄的雰轩上仙。可是没多久雰轩便向玉帝辞了官去云游了,玉帝便让我顶了他的位置直至今日。

“脚下?哪里有什么东西?”楚兮疑惑不解地望着自己的脚。像是突然惊起,楚兮打了个冷颤,汗毛都竖起来了,寒气沿着脊椎骨慢慢往上,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望着脚下,她欲哭无泪,脚已离地,不是鬼,难不成还是人吗?

我离开地府已经过了一百年,习惯了天庭的生活之后,除了偶有出差凡间能见到黑白无常两兄弟寒暄几句后,便在也没有来往地府的机会了。

可是,你有见过不用钢丝在半空飘的人吗?生前她虽不信鬼神之说,可如今不由得她不信了。

2

“现在看到啦,你死了,赶快去阎王那报道,领号码牌投胎,还有喝孟婆汤!”楚兮望向一开始跟她说话得人,已经猜到他是鬼差,可没想到,样子也不是很难看嘛!

我本来是个清闲的主儿,可近几年工作却越来越忙。得道成仙的生灵越来越多,仓库里积了灰的命薄没几年便用完了,玉帝批了给加印命薄,可也赶不上用的速度。

“看什么看,前世没见过帅哥啊!”男子自恋地甩了甩头发,这举动惹得楚兮连连大笑,看来地府也不是那么吓人嘛。

上朝也成了件痛苦的事情,以前我刚来那会跪在下面听玉帝滔滔不绝,想打个盹都不敢,玉帝一眼便能看完所有仙臣。现在每次上朝人挤人的,个子稍微矮一点的都能给挤窒息了,跪下来都能排到南天门了。

三步并作两步,没多久,楚兮便到了阎王殿,

玉帝每天看着下面的密密麻麻都要深深叹气,这么多仙天庭早已容不下了。**他看看跪在前面的二郎神,又看了看一旁的太白金星,然后瞪了一眼太上老君吧眼光停在了我的身上。感受到了眼神的我一抬头便心下一惊,成了仙的都得在我这登记造册,这事多少跟我也是有些关系的。

来到了阎王面前,阎王刚要开口,突然一声女声打断了他,“阎王,阎王,且慢,且慢……”来者正是木兰,她跑得特别急,说话都要喘上口气。

“雾晗。”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木兰使者,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何事如此急?”(真不亏为阎王,都被人打断了说话,气量还如此大度!插一句题外话,你们继续继续!)“阎王,此人我必须带走!”说完木兰指了指跪在地上的楚兮。

“臣在!”

楚兮一愣,不明白自己有啥值得木兰连鬼都带走的。“可以,只不过使者有玉帝的圣旨吗?此人阳寿已尽,已无法还阳,如若没有圣旨,恕我难以从命!”阎王大声说道。

“近来天庭的仙人太多了,雾晗你都有好好登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