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远方旅行归来的朋友跟我说的其中一则故事,这些不过是民间流传的东西,至于真实性,各位看官应该知道一句老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上一篇:《神秘降头术

苦根思考了片刻后继续说道

朋友叫卢名,他的家境很富裕,所以也经常旅游,这次他是跟团去的一个小村庄,其实一进入村庄,卢名的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卢名前段时间奔波于大城市旅游,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呼吸到如此新鲜的空气了。

卢名非常的失望,因为这个传奇的故事已经让他入迷了,他拉着易云龄不让他睡觉,易云龄笑着没办法,只好继续给卢名说这个故事。

:“当时平南村的百姓十分欢迎查理安德森的到来,村民还自发地组织捐款帮查理安德森建了一座小小的教堂,教堂落成之日,平南村村长携苦心大师还专程前往教堂道贺,而查理安德森也对村长和村民们非常感激,没过多久,查理安德森便和平南村村长还有苦心大师成了莫逆之交,谁知在平南村其乐融融繁荣景象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极大的危机。”

旅行团到达这里的时候,村长很热情的接见了我们,村庄的人们也非常的热情,卢名和每个来旅行的人都分散到各个农户的家住,而卢名他也被分配到了一个农户家,这个农户家不像其他人家,只有一对老夫妻,老夫妻很热情的为卢名做饭,卢名渐渐地也就和这对老夫妻熟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村民以为毛求道会做场什么法事,或者用什么收妖的宝物,但是那个道士只是问村里借了一个不用的屋子,然后闭门不出,谁都不让进,这下可惹恼了部分村民,他们认为毛求道就是一个江湖术士,在一个下午,这些村民冲进屋子,没有听毛求道任何解释,就把他赶走了。

苦根顿了顿继续说道

吃完饭,卢名闲着便和老夫妻闲聊起来。谈笑间,卢名开始问自己好奇的问题了。

可是村民不知道,这才是一个最错误的决定,那天晚上,大家都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外面声音吵吵嚷嚷,等村民们出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各个都吓得脸色煞白,尤其是先前去和怪物战斗的那群男人,这怪物已经长成了原来的好几倍大,牙齿锋利,尾巴也长出了好几条,吓得人们当时就四处乱逃,但是这怪物哪是先前弱小,一下子就杀死吸干了许多村民。说着,易云龄提上裤腿,给卢名看了看腿上的一个很大的疤痕:这就是当时我受的伤,如果我再慢一步,恐怕也活不了咯。

:“在查理安德森来到平南村两个月之后,平南村发生了第一起命案,死者是一位15岁未曾出阁的少女,死因是失血过多,平南村村长接到消息后心中大骇,因为平南村一直都是民风淳朴的小村子,所以建村以来不要说命案,就连小偷小摸的事都没有发生过,而如今却发生了一起命案,这又怎能不另村长惊骇,村长再三思虑后还是决定不报官,只由村民内部组织调查,可是查来查去平南村村民均无嫌疑,只有查理安德森无人佐证案发时他在做什么,当时村长就在想,查理安德森是传教士,经常为平南村村民传福音,像这样一位得道之人是不会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暴行的,所以村长也就排除了对查理安德森的怀疑,而由于没有嫌疑人,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谁知命案发生整整一个月过后,平南村又发生了第二起命案,这次死的是一位16岁的未曾出阁的少女,死因同样还是失血过多,村长再次对全村百姓进行了调查,结果除了查理安德森之外,仍是所有人都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明,直到这时村长才开始怀疑起查理安德森来,不过当时村长很沉得住气,并没有直接将矛头指向查理安德森,而是直接找到了苦心大师商量,经过对两具被害少女尸体的秘密检查后,苦心大师断定杀害两名少女的凶手应该是一只穷凶极恶的魔物,而魔物的真实面目是什么,苦心大师也无法推断出来,苦心大师告诉村长,自己降妖除魔的能力十分有限,所以建议村长赶紧去附近的大城市请一位得道高僧前来帮忙降服铲除这颗魔星,村长也觉得苦心大师的话十分有道理,所以便秘密派自己的儿子携重金请高僧去了,半个月后,高僧被请来了,高僧是一位年过六旬的道士,道士在查验过尸体之后,又问了两名少女具体死亡的时间,道士掐指一算已然成竹在胸,道士问村长最近一段时间可有什么奇怪的人到村子里来过,于是村长告诉道士只有英国传教士查理安德森来到村子里不足半年之久,其余村民均是原住民,道士听完村长一番话后要求村长请查理安德森吃一顿饭,席间要有苦心大师作陪,查理安德森不疑有假,于是欣然赴约,于是四个人在一起貌合神离地吃了一顿饭,席间道士谎称自己是村长的远方表哥回村探亲,村长一时高兴才请来了苦心大师和查理安德森来作陪,查理安德森不疑有假,一顿饭吃得是油嘴麻舌,宴席散去之后,道士告诉村长问题就出在查理安德森的身上,因为道士在查理安德森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强烈的妖气,如果不出意外,平南村死去的两名少女当为查理安德森所为无疑,村长闻言心中大骇,于是向道士请教除魔之法,道士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给了村长和苦心大师,道士推算,只有在月圆时查理安德森才会作案,所以在第三个月圆之时,村长、苦心大师和道士便秘密蹲守在教堂周围,快要到了子时的时候,众人果然发现一只高逾一丈的银毛怪物从教堂中蹿了出来,当时村长被吓得亡魂皆冒,但苦心大师和道士还算镇静,于是三人一路尾随怪物来到了平南村中,怪物在村中四下寻找了一番之后,便抓了一名少女向深山中逃窜,道士见状大吼一声拦住了怪物的去路,一人一兽就此斗起法来,不过怪物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道士眼看就要败下阵来,这时苦心大师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加入了战圈,但二人合力也只是堪堪自保而无力击毙怪物,最后三人只能无奈地眼睁睁地看着少女被怪物强行掳进山中,第二天一早,搜山的村民在一个山洞内发现了血液被吸干的少女的尸体,怒不可遏的村民立即涌进教堂中将查理安德森五花大绑,而查理安德森却显得十分无辜,他甚至不明白村民为何如此对待他,但查理安德森行凶乃村长、道士、苦心大师三人亲眼目睹铁证如山,所以死去的三名少女的亲人用刀枪将查理安德森的身体戳得千疮百孔,查理安德森就此含恨死去,查理安德森死后道士告诉村长查理安德森似乎会借助月圆之力复原的妖术,所以建议村长将查理安德森大卸八块方为永绝后患之道,村长早已被查理安德森给吓怕了,所以命村民照道士的意思去办,查理安德森被分尸之后,道士命8个身强力壮的平南村村民一人背着一块查理安德森的尸块分别向8个不同的方向走,一个月之后村民就地将尸块安葬后才可以返回平南村,两个月之后,8位村民均平安返回平南村,直到这时村长和道士才松了一口气,事情过去之后平南村果然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凶案也再也没有发生过,而道士也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平南村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于是在村长的一再挽留下,道士便留在了平南村不再四处漂泊了,谁知半年之后,平南村居然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位不速之客是位十五六岁的英国少年,名字叫杰克安德森,杰克安德森说查理安德森是他父亲,查理安德森曾写信告诉杰克安德森自己在大唐的平南村为村民们传福音,但半年之前自己便再也没有了父亲的音讯,所以杰克安德森这才不远万里地来到平南村寻找自己的父亲。”

“冒昧问一句,村庄都是几口之家,可是为何只有你们一对夫妻呢?你们的孩子都出去打工了吗?”

卢名更急了,拉着易云龄的手急切的问:“那之后呢?”

老男人叫易云龄,他略微皱了眉头,但是还是笑着说:“我们是有一个儿子的,可是很多年前。。。。。。。”说到这里,易云龄停住了。

之后,村民们以为自己都得葬身于此了,但是只见电光火石之间,一束光打的怪物退了几步,毛求道就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

卢名不知所措,因为他无心的一问好像问到了老夫妻一家的痛处。

这怪物正巧就落在我旁边,他的尾巴一下子就刺在我腿上,我一下子倒在地上,痛的根本无法动弹,这时候毛求道一个健步走上来,拿出符咒贴在了怪物的头上,可是怪物并没有被定住,符咒爆炸之后,这怪物就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不过易云龄仿佛看出了卢名的心思,他拍了拍卢名说:“没事的,我的儿子去了该去的地方。”鬼姐姐www.

毛求道把我扶起来之后让村民扶着我,然后跟大家喊道:“大家心情我可以理解,我闭门不出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怪物是人炼出来的!”

此时,男人就跟卢名说了他们村子的事情。

看见村民十分疑惑,毛求道继续说:“这个叫降头术,是从国外传过来的一种法术,要是被邪恶的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这个叫恶鬼降,用四个人的人头就可以炼成,然后不断吸食动物和人类,最后就无人能敌了,恐怕现在这怪物已经变得非常强大了。”

他们的村子据风水先生说是一块风水宝地,所以人丁兴旺,但是几年前的一段时间,村子里突然开始发生一些怪事,村民养的鸡鸭,甚至比较大型的家猪,羊什么的,每天早上等村民起床,都会发现死了不少,村民以为是山上下来的野兽于是家家都加固了篱笆,但是每天早上起来,却还是发现不停的有家畜死去,而且死相越来越惨,全都是被吸干的,而且身上的毛也差不多全都掉光了,而高高的篱笆却丝毫没有损坏的痕迹。

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人炼恶鬼肯定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们先回去,剩下事情由我解决。鬼姐姐www.

说到这里,卢名尝试的问:“难不成有什么鬼怪不成?”

可是村民们都不愿意离开,因为他们对毛求道已经是非常的信任了,而且都害怕怪物再次找上门,这次,没人再喊着他是骗子了。

易云龄点点头:“小伙子,你还真说对了。”

毛求道没有说什么,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村民,只见他口中默念,然后手指紧贴其中一个尸体的额头,他手想额头上方一挥,瞬间就出现了几缕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