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是个网络游戏沉迷者,当然这也与他的家庭情况有关。

图片 1

回忆过去,童年的自己总是孤身一人,总是被各种欺负的那个可怜虫。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被同学用石头扔,被老师殴打,被父母殴打。

阿德的父亲办了个小工厂,一年下来也有上百万;阿德的母亲则开了个小超市。家庭条件还可以,父母都挺忙的,不太管他,所以他迷上了网络游戏。

image

常常流泪,常常幻想,常常仰望天空,止不住的哭泣着,向天空祈祷着,希望有谁能拯救我,改变我的人生。曾向殴打我的人叩首,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磕着响头,让他们不要欺负我,

最近新开发出来一款游戏,画面是3D的,非常精美时尚,阿德一进去就冲了两千块钱,然后开始了争霸之路。


结果变本加厉的欺辱,嘲笑,针对我。我不晓得我做错了什么,每天都是如此,每天都要被老师殴打责骂,当着很多人的面,被羞辱。

这游戏真心不错,不仅对战酣畅淋漓,每连赢三局还有8-88的微信红包可以领取,真是又好玩又挣钱。

没有读过余华大作家的《活着》,却闻名已久。活着,真的是一件重要的事。

   
会有如此感想原因是看到一位中兴的高管跳楼“自杀”(至少现在警方的结果是这样)。原本我很不解,为何在我眼中已经算是富有阶级的高管选择死亡。不解的地方有两点:

 1.有着超越小康的生活,即使被解雇,也没有到绝路啊。
 2.一个程序员出家的男人,没有被项目压垮,却死在了权斗中。 

  后来读了一篇文章我大概懂了。(知乎)文章大意是高管所在的通信领域已经进入了衰退期,如果失去工作,意味着可能他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并且,对于高管来说,生活开销也大,生活压力会很大。文章对于该事件的解读我还是认可的。不过,关键在于:即使这样,有必要抛下妻儿去寻死吗。


  读初中的时候不知道为何而活,不想读书。初一的时候接触了网络游戏,沉迷其中。都说沉迷网游是因为现实生活得不得意,以前我认同,但是今天换个角度来看确实不然。沉迷网游难道不是应该归功于枯燥的九年义务教育和家庭教育没有帮助孩子树立目标,进行人生规划吗,就像那时的我,对于世界缺乏了解,对于未来存满迷茫,只有在网游里可以获得竞技的快乐。那不是瘾,而是一种对竞争/对胜利的渴望。
  由于沉迷,被老师家长发现后进行了刻骨的教育。以致在家长面前立誓不再去网吧。青春的荷尔蒙无处安放,直到初二接触了网络小说。我立志写书,因为网络小说。。。对于懵懵懂懂不知道社会为何物的学生还是诱惑太大了。书中的世界魔幻而美丽,正义和欲望得到声张。在看了两本小说之后,我开始潜心写小说。其实就是抄袭设定,模仿写作风格。在我上课偷偷写,回家装作学习偷偷写的辛勤努力下,我用没到一个学期的时间写了我满满两个笔记本。没天沉迷在剧情的构想中无法自拔。由于太过于专心,在加上我旁边坐的就是班主任安插到学生里的眼线。事情最后还是败露了。我也知道自己的斤两,这种和网游相关的小说绝对不能被发现。母亲要我交出来,我只能哭着死死抱着笔记本,不知该怎么办。最后母亲执拗不过,只好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我把笔记烧了,保证以后好好学习,不写小说。事情的最后不说相比你们也猜到了。我又不知道我活着为何了。
  最严重的并不是我没有目标。而是我失去了探索的欲望。从游戏到小说,期间还有乒乓球,都是一样的结果。因为我的专注,全部被严厉的禁止掉,没有任何兜转的余地。我还能干什么?我问自己。只有学习。是啊!父母只想我可以按着他们的路去好好学习,考上高中。我一度想死,觉得自己像一只木偶,没有自由。不知哪位前辈写下的:“不自由,毋宁死”的豪言,我心向往之。后来就开始想着用哪种死法了解自己的生命。大概就像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一样,想过了所有可以致死的方法后,我怂了。。。是的,怂了。我想活着,我强烈的想活着。只因为我不想死。我不想就这样结束,我想活着。即使苟且偷生,我还想看到我的家人,即使他们对我很严苛,但至少他们还爱我;我还想长大去续接上小时候没有完成的爱好;我还想等到老了,严苛的管父母,让他们也尝尝没有自由,剥夺爱好的苦闷。最后,我告诉我自己:我要活着,我要拜托现状。活着,至少还有希望。


  再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农村的男人。青年是村里的泼皮,后来乘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好时机成了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不过好景不长。过年的时候周边的流动人口组织成类似土匪的组织,向这些富户勒索钱财。男人带着家眷跑到了县城。但是在县城里并没有用之前的积蓄去好好经营生意。大概这也是来钱容易的坏处吧。再加上他对于儿女的不关心,各奔东西。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被赶出去的孩子在县城扎了跟,男人也老了,有一天发现自己得了癌症。男人惶恐,叫上儿子陪他看病,儿子诸多不满,但是还是碍于人情,捏着鼻子认了。最后医院诊断是癌症,男人气的说“这不是癌症,这就是普通的胰腺炎,这些医生误诊。”儿子不想出钱治病,一者治不好,二者儿子家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三者男人对于儿子不管不问,不是个尽职的父亲。这样的男人在亲人眼里可恨至极。最后使用各种流氓手段让儿子去给他出钱治病了,想来他的想法就是不想死。


  活着很难,但是死更恐怖吧。不论苟且偷生还是获得轰轰烈烈,还请认真的活着。
  至少,活着还有希望。

活着,是人的权利

我不愿意写作业,不管老师殴打我一年,两年,三年,我依旧不愿意写作业。我不爱学习,上课不听讲,不管父母,同学,打我,骂我,一年,两年,三年。

阿德玩了一天一夜都舍不得下机,肚子饿了叫点外卖,吃碗泡面,困了就将游戏挂机,自己趴在桌子上睡会儿,就这样,阿德都不知道自己在网吧呆了几天,或许是五天,或许是一个星期,或许更久,直到有一次,他准备去洗手间,猛的站起来,眼前一黑,脑子里一片空白,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

我被激怒,我试图反抗,我放学被石头扔,我一路跟着那个殴打我的同学的家里,当着那个孩子的母亲面,问那个学生,为什么要用石头扔我,他突然哭泣,我被他的路上吓得子手足无措,他质问我,为什么用小刀割破他的作业本,

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因为他现在就飘在空中,看着另一个自己躺在那儿,身边围着一群观众。

他龇牙咧嘴,我泪流满面,我喃喃自语,摇着头抽噎道“我没有钱买小刀,没有割破你的作业本。”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撒谎,他为什么非要针对我一个人。软弱窝囊的我,从来不敢主动去招惹谁……

一开始他是害怕的,任何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都会有恐惧。

——(现如今回忆,他是单亲家庭,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在学校和他谈话,也曾去过他家见过他的母亲。)——

害怕过后,他觉得有点可惜,自己还有很多游戏没玩,很多地方没去过,很多好吃的没吃过,很多东西都没有见识过,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学校中,我一直是浑浑噩噩的,我能发现放到桌箱中的钢笔会被偷,书包会被扔,我找到欺负我的人,当着全班人的面去跟他们殴打,满走廊奔跑着,被路过的教导主任将那个满脸狰狞的我一脚踹到。

这时他看到有一个人跟他一样,是飘在空中的,他好奇的上前搭话,那个男人告诉他,自己也是玩游戏的时候猝死的,因为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所以一直在这飘着。

我又被那个同学用石头扔,这回他特意找到他认的六年级大哥合伙对我拳打脚踢,

阿德撇撇嘴,他觉得没什么,死都死了,甘心不甘心这种事压根不重要,他就不会这么执着,该去那就去哪。

我突然爆发,我嘶吼着“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偏偏针对我一个人。”

阿德说完,那个男鬼用讽刺的眼神撇了一眼阿德,冷然说道:希望你等会儿也能这么洒脱?

他一拳将我打到,抓着我的头发,恶狠狠的道“就看你不顺眼,一天到晚屁都不放一个。”

不一会儿,阿德的父母找来了,远远的,阿德的母亲看见儿子躺在地上,当场就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和他的那个大哥从那以后,天天陪着他来打我,找乐子,家中的父母依旧殴打我,彼此之间依旧互相争吵,总是闹离婚,争吵中还不忘指着我骂,骂我这个不好好学习,不知道努力废材。

和母亲相反的是,父亲以常人难以做到的速度冲到了阿德的身边,半坐在地上,将阿德紧紧的搂在怀里,张开嘴想喊,想叫,想哭,可是他拼命的张嘴,却根本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现如今回忆,母亲是为了逼迫我写作业,然而我倔强的拿着被子在客厅冰冷的水泥地睡觉,也不肯去写哪怕一个字)——

一旁看着的阿德突然觉得好难过,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给紧紧的抓住了,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恼怒,曾趁着父亲喝醉酒,在他小便时狠狠一推,让他摔倒。我之所以这么做,或许是因为我记得,当初吵架时,他抓着我,狠狠扔向墙壁将我摔打。

男鬼在一旁看着:怎么样?现在还觉得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可现如今回忆,父亲总共只打过我两次,之后再也没有碰过我一根汗毛)——

阿德陷入了无尽的懊悔之中,可是又能怎么样?自己已经死了,不管怎样,一切都来不及挽回了,这大概就是人类恐惧死亡的原因所在,一旦你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是了。

小学,我从五年级蹲级到三年级,上下学无人接送,一身破烂不堪,一年不洗一回澡,就颓废的每天上学睡觉,不写作业,每次被老师拉扯进走廊,被撕扯耳朵,我流着泪,哀嚎着,老师习以为常的用拳头打我的胸口,即便我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男鬼这时候收起了脸上的嘲讽,认真的说道: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做?

那个用石头扔我的同学,依旧放学跟着我,用石头砸我,我流着泪企图用石头扔回去,却总是打不中。

男鬼问的话让阿德有那么一瞬间愣神,虽然明知道这个问题已经不具有意义了,阿德还是傻傻的极为认真的说道:好好活着,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在外面的时候给爸妈打电话报平安,毕业后自己挣钱,让他们安心。

他的那位大哥一脸的反感恶心,或许是觉得没意思,就喊了一声,我妈妈来了。我被踹了好几脚,却顾不得喊疼,只是满怀希望匆忙起身,傻笑着,喊着妈妈,

听阿德说完,男鬼的脸上闪过一丝柔和,轻轻的点点头:小伙子,要好好记着,人啊,一旦死了,就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所以活着的时候要用心,不要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可是,我走过胡同,什么也没有,我那个跟踪父亲,在我父亲公司大吵大闹要钱闹离婚的母亲,根本没有出现,没有来保护我。

突然,男鬼说完就不见了,阿德也没注意到,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瞬间老了十几岁的父母身上。

我那个父亲,在我受欺负时,也不知道在哪里。

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阿德回头一看,看见是一个陌生人,那人皱着眉头说道:兄弟,你把座位摆好,你这样,邻座的人怎么办?

——(现如今回忆,从那一天起,没有人在放学路上追堵我了……因为我选择拿着砖头发疯,谁欺负我,我就和谁拼命,我开始不停的转学)——

阿德睁大眼睛看了看,发现自己居然还坐在电脑前,桌面上的游戏还挂着机,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能触碰到自己的身体,他还活着!

父母闹着要离婚,我曾想要跟着父亲在一起,因为满脸狰狞,嘶吼着摔碗的母亲,那个被父亲推到在地的母亲,太过讨人厌太过软弱无能。

原来自己居然是做了一个梦,不过那梦可真吓人,自己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父亲甚是爱发火,他会摔掉电视机,摔掉DVD,在我们那个本就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偶尔会有老鼠,蝎子出现的破旧平房,也就是我住的地方。

后来阿德真的就像自己梦中所说的那样,不再每天只顾着玩,现在他开始认真的规划生活。

总是会发生战争,有时会让警察出面,我母亲选择了报警……然而,外遇这种事不归警察管。

不过他也没有放弃游戏,毕竟这也是他的人生乐趣之一,只是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沉迷了。

而从那以后,父母开始分居,我脑海中还是勉强能够回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无非是父亲有外遇,总是借口工作忙,十一二点才能回家。而母亲虽然手里有父亲的工资卡,却依旧不知足,执着的放弃自己的工作,把六七岁的我丢在家中,去跟踪父亲。

有一天早上,阿德坐在餐桌前吃着母亲做的早点,吃的正香时,父亲放下手上的报纸,突然说道:这还是以前的报纸,说是一个男人在网吧猝死了,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好好的一条生命,他的父母怎么受得了?

——(现在回忆,我仍旧无法理解父母的所作所为,没有办法选择信任父亲还是母亲。老师不止一次的单独与我交谈,她受了我父亲的拜托,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好好读书……)——

阿德一边听着,一边觉得十分心惊,他放下碗筷走到沙发边上,拿起父亲刚刚放下了那份旧报纸,打开一看,上面挂着的照片和他梦境中看到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直到我和人打架出了名,父亲出现在办公室,带着一脸讨好的笑容,茶色的眼镜茶色的西装皮夹克,不停的和老师沟通道歉沟通……

以前,阿德会以玩笑的形势跟别人说出那个梦,可是从那以后他对关于自己死亡的那个梦境,对任何人都绝口不提!

我自认为我变得聪明了,只要我被老师碰到,不管痛不痛,我都会躺在地上嚎啕大哭。谁要是欺负我,我就去咬他用钢笔狠狠的戳对方——可是对方比我更蛮横,毫不客气的的将我按到在地,将我这个一日三餐都吃不全的皮包骨,踩在脚下……

——(还是什么都没变,我的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蠢,始终想不明白我为什么挨揍)——

我的母亲在得知我打架的时候,教育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去找老师找对方的家长理论……

结果对方会三五成群的报复我。

父亲不止一次的告诫我,我差不多要好好想想,为什么我总是被打,让我从自身找错误。

那个年代,父亲是是大专学历,母亲是小学学历,他们二人的看法为人处世格格不入,很难想象这二人会结为夫妻……

——(现在回忆,我还是不懂,对那些欺负我的人我恨得咬牙切齿……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好好学习,混吃等死,不对他们溜须拍马,俯首陈臣就要被他们打。可能是因为人渣和学渣有代沟。三五成群拉帮结派有什么好。)

觉得温馨的时光是,儿时,我曾跟着家中那只还没失踪的小黑猫,一起爬到房顶晒太阳。或者,每天放学回家,摸着头顶被石头砸出的包,看着动画片逃避现实,尽管电视机因为被父亲摔倒在地上,变得残破不堪画面是雪花飘飘。

我只能坐在一旁,时不时拍打这电视机,看着黑白雪花里面的动画片傻笑流泪。

我记得,在我还是五六岁时,因为乱跑穿马路,被摩托车撞飞,骑摩托的叔叔,一身农民工的迷彩服,抱着我,火急火燎的问我身边的孩子们,我的家在哪里。

然后,我母亲和农民工把我放到摩托车上,一路向医院开去。我那时总能感觉冷风进入我的脑子里,凉凉的,像是进了水。我母亲和农民工商讨医药费,但我毕竟是因为贪玩乱穿马路才被撞得,我父亲赶到医院,大手一挥,不需要他付医药费,让他走人,随后与母亲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