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在这些嘈杂的声音中,也半闭着眼睛,有点昏昏沉沉的。

旅途的故事,从站台开始了。

“人家这皮带质量就是不错。我看比你在地摊上买的结实的多。”
“说不定真是军用的。”
“现在我有皮带,要不也来一根。”
……

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第二天一大早,强子的母亲就来敲强子的房门,她炖了一个大猪蹄子,想要给强子好好补一补。

“在外面干什么工作呢?”

让我感兴趣的是她说的那几句话,让我们再来回顾一遍:

这样的话至少还能陪家里的老父老母吃上一顿团圆饭。

火车上的故事,“欢迎乘坐k9066次列车······”

男人小声说,“给你买一根吧,”眼睛却看着远处卖皮带的乘务员,“你那根皮带已经用了三四年了,都快断了。”

就在他隐隐绰绰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前面的车厢里传来了一阵钢铁的碰撞声。

·····

男人不再说话,低头看看自己的妻子,右手摸摸她的头。

不过想归想,他一向是个老实人,就老老实实的靠在车厢上,想着今天晚上父母都准备了什么饭菜,父亲的头上有没有添新的白发?

火车,硬座,很神奇的是,一百多个人就这样被塞进了这个绿盒子里。小桌子上堆放着各自的零食,大袋大袋的,几个陌生人就这样被安排在了一起,有的很快的攀谈了起来:

我一向讨厌拥挤和吵闹,为了讨生活,挤火车也实在是出于无可奈何。

一般的争吵,等到两人发过火之后就会平息了,但是没想到这一次他们越吵越凶,到了最后居然还动手了。

几句话从家长里短的到国家大事,相逢恨晚,大有聊个通宵的架势。也有的掏出了耳机,营造好了自己安静的小世界,看提前下好了的视频或是听着歌闭目养神,也有的沉醉在窗外的风景里。更有的,打起了扑克牌,吵吵闹闹的,都是为了打发时间吧。有没买到坐票的就三三两两的聚在车厢的连接处或是厕所的门口,坐在自己的行李上也有直接坐在了地上的。小推车叫卖的声音大概是火车上的经典了吧,“巴啦啦abba了”。售货员的声音拿捏得刚刚好,既能叫醒睡着的乘客,也没有让醒着的人感觉到突兀/乘务员
推着小推车,慢慢的沿着狭窄的过道走,扫过正说得起劲的人,混混欲睡的人。站在过道的人群就会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因为过道实在是太狭窄了,只能容小车艰难的通过;还有推销的乘务员,高超的语言技巧让多少的乘客开怀大笑·····

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1

就见之前的那个乘务员推着一辆小推车,在车厢里走来走去。

“你是去哪呢?”

这时候,农民工和中年妇女,已经坐在了他们自己带的小马扎上,他们也是站票。中年妇女偎在农民工的腿上。我猜他们是出远门务工的夫妻。

车厢里昏昏沉沉的夹杂着很多人的打呼噜声,说话声,通话声以及小孩子的哭泣声。

当天完全黑下后,紧紧地盯着窗外,除了黑还是黑,像是打翻了的墨水瓶晕染于天地间。偶尔闪过的点点灯光就真的像是长在大地上的星星,在夜的衬托下,很亮眼;偶尔经过一座城市,满城的灯光,总能给人惊喜。

“为了丰富大家的精神生活,可以租台电脑看看电影!还能给手机充电。只剩最后一台了,包时包夜可以优惠啊”

要说一般人在气头上拿着刀去捅向对方的肚子,倒也是有可能的,可是直接往脖子上面捅,那分明就是要对方的命。

这是一个速度的时代,飞机,高铁的速度总能让两地的距离一缩再缩,只能看见窗外的东西一晃而过,仿佛世界都被折叠了起来,只剩下了两点——出发地和目的地,少了风景,少了生活气,也少了故事。火车很慢很慢,慢得让人想起了旧时光;可以看见一幕幕的故事在上演,以哐当哐当和各种嘈杂的声音为背景乐,这是一部冗长的生活剧;也可以看见窗外的风景在缓缓地后移,是一处村庄,一方水田
,一座险山又或是一座城市的霓火辉煌。说起旅途或是远方的时候,首先
想起的是什么呢?是火车吧!还有可能是轮船,但不会是高铁或是飞机吧,毕竟那总让人想起出差和高效率。

过道里塞满了行李箱和人,但是乘务员们看上去很兴奋,推着装满了零食的小车高声叫喊着:“前边的人让一下,新鲜水果,方便面,饼干,饮料,需要的抓紧时间。”声音悠长洪亮,传遍整个车厢。站着的乘客们骚动起来,极不情愿的你挤我推给小推车让路。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强子掏出手机看了看,再有一个小时他的车就要到站了。

“欢迎乘坐k9066号列车……下一站”

普通火车上一向如此,兜售商品的乘务员,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是为了讨生活呢?

从早上八点多开始排队,中午12点他才来到了售票员的面前。

又往下一站去了,旅途还在继续,风景也还在继续。

偃师车站,一下子上了好多人。有个人拿着车票,对我说“不好意思,这是我的83号座位,麻烦让一下。”我站起身来,站在过道里,斜靠在车座的背靠上,继续玩手机。

强子头天晚上就把自己所有的行李都打包好。第二天他起了一个大早,急匆匆的赶到了火车站,希望能够买到一张今天回去的票。

火车上的日落,和海上或是山巅不同。有一种苍茫,是一种真正的日暮。窗外的景一一掠过,可以看见橘色的太阳从墨色的山头沉了下去,一晃看见的又是炊烟袅袅的村庄沐浴在余晖下。和静静的等待太阳落下不一样,像是在追逐,每每看见太阳已经落下,翻过一座山头,又可以看见它还悬在那里,总是有意外的惊喜。

生活是真实的,我们只能看到虚幻!

不仅如此,那个叫卖的乘务员他的脖子上还插着一把叉子,叉子和脖子的相接处有大量的血迹在不停的往下流着。

站台上,有的人扛着大包的行李在急匆匆的奔走,这大多数是中年男女,长年在外,回家了总想起年幼的儿女,他们眼巴巴的在家盼啊盼,终于接到了父母归家的电话;也有颤巍巍的老者,满头银发被站台的风吹起,他们一手紧紧的拽着一只口袋,一手拄着拐杖,往绿皮火车走去,这就真的让人想起了旧时光,绿皮火车载着他们的旧时光;还有拖着个箱子或是背着个双肩包的青年,十几二十岁的年纪,塞着个耳机,仿佛全身都带着阳光,绿皮火车应该载着他的远方吧。

他旁边坐了一个中年妇女,看模样四十多岁,头发成绺,脸皮很黑,个子不高,胸脯低垂,略显发福。看她穿衣打扮,显然不是城里人。火车上有点闷热,她便脱下外套,放在腿上,又脱掉袜子放进一个塑料袋里。然后抱着一个包裹,痴痴的望着车窗外。

想到马上就要回家了,强子内心有点激动,把刚刚发生的晦气的事情也给忘的了。

火车又靠站了,夜也已经深了。站台的灯,很亮,隔着很远都能看见;站台上少数几个等待着的乘客,和忙碌的乘务人员正在指挥秩序。突然发现,窗外站着三个工人,戴着安全帽,正站在铁轨上,检查列车的情况。有一个人忽然抬起了头,朝着窗内笑了,是朝我笑吗?阴影中只露出白色的牙。夜里变得有点温暖起来了呢。


候车室里人山人海,就连站的地方都要挤上半天,才能挤到一小块落脚之地。

会翻跟头的汽车,会唱歌的驴子,我家孩子早都玩过了。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电动玩具,有什么新颖的!

至于翻车的原因,警方还在调查之中,不肯对外透露。

还有一个卖儿童玩具的乘务员,提了一篮子的电动玩具,说是最新的机器人玩具,还会跳街舞呢!顺手拿出一个放在拥挤的过道里向大家演示。不过,小机器人并不是太听话,摔倒了好几次,也没跳成街舞。这让围观的乘客们感到扫兴。乘务员也很无奈,就换了一条会跑的鱼,给大家演示。有一个老头买了一个,说要送他的孙子玩儿。

紧接着就传来了吵架声,似乎有两个人在争吵着什么。

我上车时车上的人还不多,先找了个空位坐下来。对面是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人。他把自己的大箱子放在座位前,头发蓬乱,牙齿焦黄,口气很臭,衣服也像好久没有洗了。他目光游弋,四处张望着,嘴里还不时嘟囔着什么。

那小推车上面的食品全部都是乱的,还带着血迹。

另一个乘务员左胳膊上搭着一大把皮带,扯着嗓门不停的重复:“正宗军用皮带,市场上卖20、30,现在只要10块。扯不断,拧不坏的正宗军用皮带,数量有限,售完为止。”他一边说着,右手从左胳膊上抽出来一根,双手分别握住皮带的两端使劲扯了几下。嘴里跟着说道:“大家看呀,正宗军用皮带,扯不断,拧不坏的军用皮带,只要10块钱。”又将皮带缠在车厢内的货架的钢管上,快速拧了起来,不停地数着“一圈、两圈、三圈……,已经拧了十圈了,你们看皮带仍然好好的,我还可以再拧几圈。一、二……,看!一点事儿都没有!这么好的皮带,只要10块一根。”乘客们看的高兴,纷纷议论起来。

不过强子大概也听了个明白,似乎是乘客和卖东西的乘务员发生了摩擦。

“为了丰富大家的精神生活,可以租台电脑看看电影!还能给手机充电。只剩最后一台了,包时包夜可以优惠啊”这是另外一个乘务员,手里拿了一台十寸的迷你笔记本电脑。大多数乘客都在玩手机,她从从车厢这头走到那头,根本没几个人抬头看她。

可是打开强子的房门一看,床上压根儿没人,就连昨天强子拉回来的行李也不见了。

女人说:“买啥!还能用。断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