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问题:因为当时正好10岁的郑和被阉割了。这件事是真的吗?

“郑和下西洋”可以说郑和与朱棣哥儿俩为完成自己某种私欲,而耗尽民之膏血导演的一场大投资、大场面、大制作的巨型面子工程。这项规模浩大的项目,出了发明了麻将外,我不知道还給这个民族
、这个世界带来过什么正面影响。此次郑和公款旅游从刘家港
现江苏省浏河镇穿马六甲,横印度洋
至多处国家地区。

问题:明朝航海家郑和是哪里人?

回答:

但其实郑和主要目的地是寻找心目中的圣地麦加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城市,穆罕穆德的出生地)。**而朱棣想寻找的则是他的侄子建文帝。**

回答:

这是高晓松对历史无知,纯属胡扯的瞎说。1.我国当今的大多艺人,在其中小学时代,历史、地理、生物等都是杂科,闲科。有许多艺人高考成绩都很低,很多根本就是历史盲、文化盲,只凭其在电视节目中出镜才成为“名人”,有相当多的“名人”文化水平甚至不及中小学生。2.明朝时期,虽然对部分蒙古及部分色目人顽固分子进行镇压,而对普通蒙古族及其他人,都有安抚布置。若真的有阉割行为,那就不存在这个民族了,这问题连小儿都清楚。3.古代太监的产生,据流传说有两种情况①是成人阉割式,即平常所说的“自宫”,自己愿意让别人操作。或者受罚宫刑。②从小“培养”,对于贫困子女多的家庭,有的在3岁前就开始不断捏压小孩睾丸,待至近6~7岁时,睾丸基本退化,阴茎也萎缩退化或直接割掉而不留后遗。

郑和虽然是我大汉民族少有的,以今天的教科书历史观给予积极正面影响的太监之一但郑和并非汉人而是穆斯林人色目人。因为元朝时期蒙古人比较少,统御疆域浩大,因不信任汉人,所以调用了很多西亚区域的人来给予官职

是云南的,朱元璋部下打云南残元势力时阉割的色目小孩儿,当时一次性阉割了好多。另外,别再把郑和归为回民,他不是回民。第一,色目不等于回,那时候离回族的行程还差几百年,而回族是极少数色目人加大多数汉人及其他民族在清朝时形成的;第二,他不一定信仰伊斯兰教,道衍和尚和他的关系不一般;第三,题外话,明初大将没有一个回民,以白寿彝为首的部分意淫团体靠传说来扯淡,那时候二等色目人跟着三等四等人造自己的反吗?更别说基于第一条理由,色目人不是回民,所以警告某些意淫团体,多做实事,少篡改历史。

回答:

郑和就是这一类的色目人眼睛有颜色之人)。郑和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非常虔诚的伊斯兰教教徒,都曾去过麦加朝圣。朝圣是善男信女的一种旅行,目的地是曾显灵显圣的人曾在那里活动的某一圣地,为一种特别有利的环境中献上他们的祈祷)。但当时蒙古帝国境域综合南北,从云南到麦加一路都是蒙古境内,其父亲祖父都是走陆路去的,而元朝覆灭后,这期间迅速分裂无数小国,所以导致陆路不通,丝绸之路也关闭。郑和相当于开通了一条海上丝绸之路,但此行不为交易。而是“炫富”,所以说一哥伦布后无数哥伦布涌起,而一郑和后却再无郑和。

正确,朱元璋减少蒙元这些外来人口的方式一是代代必须和汉族通婚,二是把不投降战败俘虏的儿童阉割。这个政策有效维护了中原的主体性,但由于宗教上比较包容,只是把色目人变成了现在以汉血统为主的回族。以前的清真寺都中国特色,中国式建筑,只是现在重新被沙特瓦哈比渗透,到处建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

郑和父亲在云南做官,赶上元朝覆灭,当时傅友德南征,副帅就是当时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

回答:

南征攻陷云南后,将所有的蒙古人.色目人
,女性全部冲为营妓,男性超过十岁全部斩首,十岁以下阉割。这时郑和不满十岁,正跟一众被阉割的小盆友们关在铁笼内,

高晓松什么时候成了历史学家我不知道,但是从现在依然还有蒙古族的这一情况来看,这事情显然是不靠谱的。再说据我所知的明代历史,就没见过明朝完全掌控过蒙古人,北方的边患一直是明朝最大的财政负担,直到后期被建州女真代替。只听说对战俘进行阉割然后充入皇宫的事情,比如伟大的郑和就是战俘阉割做了宦官。我想是不是高晓松指的是战俘呢?如果是,那可不止是蒙古和色目人,当时还有别的少数民族的叛乱一样都是这样处理的。


此时少年朱棣恰好由此经过,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吞口兽头连环甲,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可谓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见此男童唇红齿白,肤如凝脂,黯发碧眸,甚是可爱。心想此次南征疲疾,车马劳顿。若是收此少年回宫揉肩捶腿,宽衣暖床,以解心劳体乏想必也是极好的,便勒马上前,也不开口,目视着眼前的少年,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

男童本为战俘,经战乱流离,又刚刚被宫刑。且衣着褴褛,见眼前少年俊朗威严,虽年纪上轻,却器宇不凡。
被这样铮铮的盯着,不由得脸上排红,一时竟又不知如何面对只得娇羞的低下头去,

此时少年朱棣突然开口道:“汝为何关押至此”

‘“家父为元朝官员,负云南一方百姓安泽,将军挥虎狼之师,兵破云南至家业破败,全家上下皆被屠之,家父以投河自尽,留下小子一人苟且于此”。说到此处男童声音略发梗涩,眼圈通红
,跪坐在铁笼中双膝裸露在外,双手抓扶着笼中铁栏,低着头啜涕着。

此时一只白芷温暖的手掌拂起男童的脸庞“不要哭了,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吧”

此刻眼前的人就如一束光一样温柔安抚着男童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