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鬼船

时间: 2007-03-08 14:56来源: 点击:
迎鬼船是端午节的习俗之一。江西南部的部分地方,流传着迎鬼船的习俗。因为这一带水浅,不能进行龙舟赛,故在五月初五这天,用纸草扎成旱船,带着去登高、游街,谓之“迎鬼船”。群鬼们十有八、九是懒鬼,就上了船。游街后在村外将旱船烧掉,为把船上的鬼烧死,不在坑害人间,使人们享受太平。

端午节来临,华夏大地艾熏又起,粽子日盛,龙舟竞渡等民俗纪念活动也将在全国各地展开。如今,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已经日益模糊和淡忘了端午节的最原始文化精义。在民众妇孺眼里,忠贞爱国的屈原仍然是端午节“来源”的正解。其实,端午节的原本意义是:驱邪避毒,护佑生命。仪式
送走瘟神早在先秦时期,五月就被视为“恶月”。《礼记·月令》云:“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意思是说,五月处于仲夏时节,白昼越来越长,是大自然阴阳相争最为激烈的时候。此时,人体“阴平阳秘”的状态容易被打乱而进入疾病高发期。加之湿热的仲夏时节,由于蚊蝇的肆虐,瘟疫也很容易流行,人们从生理与心理上都强烈地感受到外在的威胁。同时,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学说认为,“阴阳和合万物生”“孤阳不生,独阴不长”。万事万物中的两种事物,凡一阴一阳者,便和谐均衡;均为阴或均为阳者,则不和谐、不均衡。五月五日的月和日都是单数,均属阳性,同性相斥,象征冲突与不和谐。所以,与正月初一春节、三月三上巳节和七月七日七夕节、九月九日重阳节一样,端午的原本意义是“恶日”,是清洁身体、祓除秽气、躲避瘟灾的日子。古人应对外界事物的知识和能力有限,为趋利避害,借助巫术和宗教信仰以及各种仪式获得心理安慰,是最为现实的举动。于是,就有了在“恶月恶日”的五月五日端午节赛龙舟的活动,以求得平安健康。赛龙舟又称“龙舟竞渡”,龙舟的原型是“送瘟船”,人们希望通过竞渡、通过“送船”把瘟疫送走,把疾病送走,把灾难送走。为了驱疫避邪,除了划船竞赛外,人们还用纸船装载用纸做的鬼神送到远处焚烧,以期驭鬼避邪。所以,赛龙舟是一种实践行为,一种仪式行为,一种象征行为:送走瘟疫,送走灾祸。对付“恶月”“恶日”,积极的方法就是“以毒攻毒”,即《夏小正》所说的“此日蓄采众药,以蠲除毒气”。古人认为,午日午时,太阳最烈,这时百草都是药,这时采的药疗效最好。于是,又引申出了端午采百药、踏百草、斗百草等活动。在端午节的“正午”外出采药,其意为借助太阳物理功效、信仰及其与太阳有关的巫术行为,最大限度地发挥草药的药性,从而更好地强化端午节呵护生命的特殊功能。门户
驱邪避毒端午节处于小满和夏至之间,气温开始升高,降雨开始增加,湿热的天气,使得细菌、病毒、昆虫等容易繁殖滋生,常常导致瘟疫流行、疾病蔓延,威胁人畜安全。把艾叶拧成绳,晒干后在室内点燃,能驱除蚊蝇。基于这种功能,在古人万物有灵的观念中,又把艾叶转化为超现实的“祛禳物”,相信它具有“禳毒气”“御瘟疫”“去疾避邪”的神力。于是,端午节这天,全国多数地区的家家户户有门前和庭堂插艾叶的习俗。插在门口的艾叶,通常被捆扎成人形,称为“艾人”。《荆楚岁时记》说:“五月五日,采艾以为人,悬于户上,可攘毒气。”或者将艾叶剪为虎形,或将艾叶贴在虎形彩纸上,叫作“艾虎”,甚至直接缚成东汉五斗米教的创始人张陵——张天师的形象,称作“天师艾”,以避邪驱瘴。《梦粱录》说:“家家……以艾与百草缚成天师,悬于门额上。”另外,菖蒲也是门户外悬挂的重要物品,菖蒲叶像长剑,民间称其为“天师剑”,可以斩千邪,菖蒲、艾草混在一起放在门首,既能祛病又能驱邪。端午后,各类虫蛇十分活跃,有些害虫蚕食五谷作物,有些则螫人致病甚至致死。为防止毒虫危害作物和人,人们将蛇、蜈蚣、蝎子、蜥蜴、蟾蜍这五种害虫作为代表,称为“五毒”。端午节的时候,人们用彩纸剪“五毒”像贴门、窗、墙、炕上,以避诸毒。同时,还将雄黄酒洒在房间角落、房外、院墙之下,会收到驱赶蚊虫、灭虫杀蚊的奇效。在没有专门消毒剂的古代,人们就有这种消毒防疫意识,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可见,插艾叶、挂艾虎、悬菖蒲以及贴五毒图、遍洒雄黄酒的真实意义在于将灾祸和邪恶挡在门外,驱邪避毒,求得家人平安健康。草药
护佑生命早在先秦时代,人们就已经普遍认为五月五日这天“五毒”并出,因此要采取种种措施来攘除邪祟,护佑生命。最初,除在家庭内外挂艾叶、菖蒲外,有些地区还将这些有消毒作用的草药插在头发上、衣襟上。《岁时广记》引《岁时杂记》说:“端午刻蒲剑为小人子,或葫芦形,带之辟邪。”后因菖蒲、艾叶佩带不便,医家和商家就用各种有驱除蠹虫和病菌作用的芬芳草药、名贵中药等配置成很好看的香囊、香扇,既是装饰物又起到辟邪作用。《夏小正》说:“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可见,自古以来就有端午节洗药浴的习俗。“兰”指的是菊科植物佩兰,用它来煎水沐浴,可以预防皮肤疾病。《风俗通》说:“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名长命缕,一名续命缕,一名辟兵缯,一名五色缕,一名朱索,辟兵及鬼,命人不病瘟。”端午用五彩丝辟邪这一习俗至少在汉代就已经形成,这五种色彩是按照阴阳五行观念来确定的,分别是青、赤、黄、黑、白,将这五种颜色的丝线或布帛缀在胸前、戴在手臂上,可以避开兵祸瘟疫等。后来,不仅仅局限于端午节佩戴,而演变成为孩童的常佩颈饰——长命锁。粽子,古称角黍,得名于牛角形,上古有以牛角装酒食祭祖之俗。在春秋时代就有了,比屈原还要早。《太平御览》引西晋周处的《风土记》说:“仲夏端午……先节一日又以菰叶裹黏米,以栗枣灰汁煮,令熟,节日啖。”粽子之所以要包以菰叶,盖取义于“阴”。古人认为黍具阳火之性,又称“火谷”。火属阳,而菰叶生于水中属阴,以之与黍相配,是“取阴阳包裹未分之象也,龟表肉里,阳内阴外之形,所以赞时也。”就是说,剥食粽子,象征着释放阴阳之气,以“辅替时节”。从岁时自然伦理上看,在阳气盛极,阴气萌生的时节,食用粽子不仅品尝了美味,同时也有扶持时气、和阴益阳的功效。总之,端午节的各项活动,不论是赛龙舟、采百药、踏百草、斗百草等仪式活动,还是插艾叶、挂艾虎、悬菖蒲、贴五毒图、遍洒雄黄酒等门户装饰,甚至是在身体上佩香囊或长命缕以及洗药浴、吃粽子等,其最原始的意义就是驱邪避毒,护佑生命。因此,端午节可以说是中国传统的防疫节、卫生节、保健节。各地民俗迎端午迎鬼船
江西南边的部分地区,流传迎鬼船的习俗。因为这一带水浅,不能进行龙舟赛,故在五月初五这天,用纸扎成旱船,带着登高、游街,当地谓之“迎鬼船”。破火眼
南京城乡有“端午破火眼”习俗。这天早上,家家户户,在一碗清水里放少量雄黄,丢进两枚铜钱,全家用此来洗眼,据说此举可防眼病。剪彩葫芦
福建部分地区,端午节有“剪彩葫芦”的习俗,各家用彩纸剪成葫芦状,倒贴于门,寓意将“毒气倒出之后”,午后取而弃之”。滚鸡蛋
东北端午节清晨,长者将煮熟的鸡蛋,在小孩的肚皮上来回不断滚动,尔后去壳让孩子吃下,据说这样可以免除肚子痛,从科学的道理看,热鸡蛋滚肚皮,可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对消化不良、腹泻是有一定疗效的。赐扇
长江中下游部分地区,流传端午赐扇习俗。未婚青年男子,在送“端阳礼”的同时,要送最宝贵的扇子给情人,过去多是羽毛扇,现在花样多,有绸扇、羽绒折叠扇、檀香扇等。吃粽子
在中医里,包粽子的苇叶及荷叶均是清热解暑的良药,糯米具有益气健脾的药效。另配料大枣、苡米、花生、莲子、芡实等也都有滋补保健功效。挂艾草、菖蒲
通常将艾草、菖蒲用红纸绑成一束,插或悬在门户、堂屋、床头等处。或将艾叶和苍术、白芷、大黄、芸香等中草药放在室內燃熏,艾草与菖蒲都含挥发性芳香油,味浓烈,有驱除蚊蝇虫蚁、去污浊、净化空气的作用,是一种空气消毒的良方。挂钟馗象
在陕西南部与四川交界的一些地方,端午这天,流传挂钟馗像的习俗。钟馗是唐初的进士,武德年间,虽高中状元,但因相貌丑陋而被除名,一气之下触阶而死。传说后转鬼成神,曾替唐玄宗捉过鬼。挂钟馗像,主要是为了消邪避灾。我国大部分地区也有挂钟馗像的习俗。不过是在春节期间当门神挂的,这一带端午节挂钟馗像,实属特别。佩戴香囊
端午佩戴香囊既是一种习俗,也是一种预防传染病的方法。端午香囊所用中药有苍术、藿香、吴茱萸、艾叶、肉桂、砂仁、白芷、丁香等。将这几味中药研细,装在布袋中,缝合好,佩戴在胸前、腰际或肚脐处,或挂在门口、室内或车内,有散风驱寒、健脾和胃、理气止痛、通九窍的功能,从而起到防病的作用。贴五毒图
民间认为五月是蝎、蛇、蜈蚣、蜘蛛、蟾蜍五毒出没之时,民间用“以毒攻毒”的方法以预防五毒之害。一般在屋内贴五毒图,以红纸印画五种毒物,再用五根针刺于五毒之上,即认为毒物被刺死,再不能横行了喝雄黄酒
此习俗来自《白蛇传》,也与驱杀五毒有关。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雄黄味辛温有毒,具有解毒、杀虫、杀菌防腐等功效。雄黄酒是用研磨成粉未的雄黄泡制的酒,可外用涂擦于疔疮、疥癣等皮肤病。雄黄是一种中药,古人认为雄黄可以克制五毒。其实,雄黄的主要成分是硫化砷,是提炼砒霜的主要原料,是较强的毒性,即使小剂量服用,也会对肝脏造成伤害。因此,喝雄黄酒并不科学。沐兰汤
端午日洗浴兰汤是有书记载的古俗。“兰”不是现在的兰花,而是菊科的佩兰,有香气,可煎水沐浴。煎蒲、艾等香草或加柏叶、大风根、艾、蒲、桃叶等煮成药水洗浴。不论男女老幼,全家都洗,可治皮肤病、去邪气,即“煎而草为汤,老幼皆浴”。赛龙舟
端午节这天,传统认为是阳气运行到端点的端阳之时。赛龙舟,是一项集体性的体育活动,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调节情绪,在欢乐的竞赛中,全身气血畅通,忧郁情绪也随之化开。挂蒜头、石榴花
端午期间,挂菖蒲、艾蒿,这已是南北城乡的习俗,可在江西、安徽相邻的部分地方,端午这天,家家门前悬蒜头,有的挂石榴花。蒜的气味辛烈,平时是人们喜爱的佐味品,挂蒜头,主要起“避邪杀鬼”作用;石榴花五月盛开,是“天中五瑞”之一,根皮叶可驱虫,挂石榴花,以期“赶鬼除秽”,有与菖蒲、艾蒿同样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