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汉字,用书法来表现,究竟能变幻出多少种写法?

白砥的老师章祖安昨天说,当年沙孟海先生教授他们,临摹古人是“存款”,而创作则是“支出”,也就是说临摹是为以后的创作作充分的准备。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白砥在几十年书法生涯中,深刻地体会到“临摹”对于书法的重要意义。
《意与古会――白砥临古书法展》昨开幕 从学法语的高材生到中国首位书法博士
书法家的功力绝不是几秒钟挥毫泼墨那么简单 白砥十五年写就“中国书法史”
每每见到书法家们在宣纸上肆意挥洒,分秒之间一件大气磅礴、入木三分的作品便落成。举止间,似乎不费吹灰之力。事实上,这笔尖落纸的瞬间,吐纳的是几十年的功力,只可惜,这沉淀积蓄的过程,我们很少有机会看到。
昨天,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教授白砥包下了中国美院美术馆三层展厅,举办《意与古会――白砥临古书法展》,二百余件临古作品正是他近十五年掌灯月下所临摹的,时间跨度长达四千年,从商代甲骨文到清末之吴昌硕,几乎涵盖了中国书法史上所有的字体和流派。
15年心血 临摹古人好似积累财富
在艺术展览里,这样纯粹临摹古人的个展实属鲜见。白砥的老师章祖安昨天说,当年沙孟海先生教授他们,临摹古人是“存款”,而创作则是“支出”,也就是说临摹是为以后的创作作充分的准备。
昨天展出的这些作品,正是白砥临帖的心血呈现。从1996年读博开始,15年间他共积累了几百件作品,从中删选了部分,又根据这一次的展览条件创作了一批特大尺幅的。
从现场可见,最大的作品高近四米,长十余米,单字字径有三米多,而小的不过几平尺大小,字细如蝇。其实这些作品,绝不完全是古板的临摹,有些作品与古贴极其相似,有些则取了原作的神韵,又透露出鲜明的白砥风格。比如说,展厅二楼的巨幅作品《临颜真卿自书告身贴》,调整了原帖的字体大小,使其错落呈现,又放大了文中的“真卿”二字,使作品中出现了三种大小不一的字体。这样临帖再创造的过程,很有意思。
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白砥在几十年书法生涯中,深刻地体会到“临摹”对于书法的重要意义。他说,临摹古人所遗留下来的经典碑帖,并加以不断的思考,正是书法的华山绝径。
另外,白砥也想用这个展览告诉大家,书法是有门槛的。从人人皆熟书法的古代,到书法成为一门艺术的今天,书法已日趋职业化。这个展览就是要向大家呈现,一个职业书法家背后的付出与功力。
从法语“转行”书法 师古人“废纸三千”
对一个书法圈外的普通观众而言,更让人感兴趣的是白砥“不可思议”的“跨界”经历。如今,白砥已是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他履历表里最闪耀的是中国书法专业首位博士生,但他本科念的,居然是北京国际政治学院的法语专业。从法语到书法,这样由西至中,从现代到古典的转变,白砥是如何完成的?
白砥15岁时考入北京国际政治学院法语本科,因为表现优秀,毕业留校做了老师。不过,命运注定他只与书法有缘。1987年,中国美术学院招收第二届书法专业硕士生,从小就对书法有兴趣的他陪同学去考试,“无心插柳柳成荫”,戏剧性的情节在他的人生中发生――同学落榜,他上了。
在当今社会看来,放弃法语这样热门的专业,选择走上前途茫茫的书法,是一个冒险的选择。但当时白砥所懂得的,仅仅是一份对书法单纯的喜爱。
研究生时代,白砥受到了沙孟海、刘江、章祖安等名师的悉心教授。多年后,他又放弃出版社的稳定工作,成为美院招收的第一届书法专业博士。隋代的智永禅师学书十年不下楼,投身于书法的白砥也是极少出门,而他“每天在室内练15个小时小楷”的勤奋,也一直为大家所津津乐道,颇有古人“废纸三千”的投入。“那时候没有娱乐,更没有什么业余生活,生活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写字。”从15岁读本科,到3年博士毕业,他已经快40岁了。所谓先立业,后成家,白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有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摘要]白砥是我比较关注的一位书家,最近他从《圣教序》“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的句中,取“弘济”二字为题材进行创作。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1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2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3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4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52138acom太阳集团官网 6侯开嘉弘济
白砥白砥是我比较关注的一位书家,最近他从《圣教序》“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的句中,取“弘济”二字为题材进行创作。看了大约有近20幅作品,每幅4尺整纸,幅幅的表现都不同。在他笔下的“弘济”二字,就像手中的“七巧板”,随意摆放,奇趣横生。在各幅作品中的笔法变化、字体造型、章法布局,看似不太经意,细品却是别具匠心,表现出博大、厚重、古拙、灵动、萧散等多种艺术境界。不由得领略到他深厚的传统功力和超强的创造力。其中,尤以字体结构的造型能力和篇章布局设计使我感触颇深。仅仅两个字,居然能写出如此多的模样来,而且又不失规矩,恐怕这就不是一般书家能办到的了。当下的书法环境,纷纷都在强调学习传统。而大量摹仿古人的作品在各类大展上出现。在电脑和传媒的帮助下,摹仿古人的笔法、结体、章法似乎不是很难的事,至少比起前人学习书法要容易多了。难道这就是继承传统吗?当然,摹仿古人也是继承传统,但这远不是传统的全部,仅是浅层次的继承传统。而真正传统的精神是在求变、求新、求发展。我们强调要学习魏晋、学习“二王”,须知魏晋的书法不是静止的,而是流动的。王羲之书法的新风格是在钟繇古朴的风格上发展而来,王献之又在王羲之书法外另创新貌。王羲之说:“适我无非新。”正因为有这种求变的精神,魏晋书法风貌才光耀古今。白砥用“弘济”二字就创造出几十种表现形式。这是继承优秀传统的一种表现。因为造型能力是书法家必具的修养,古代书家无不如此。王羲之的代表作《兰亭序》中,有面貌各异的20个“之”字。米芾曾由衷地赞叹:“‘之’字最多无一似。”欣赏王羲之尺牍,其中众多的“羲之”“羲之报”“羲之顿首”,可谓是字字写法不同,随着章法的起伏,它们往往成为一幅尺牍中最精彩的神来之笔。米芾是魏晋书法精神的真正继承者。关于他“集古字”的说法,常常被人曲解,以为他书法的成功来自摹仿古帖的集合。因而当今不少青年便用电脑集古人之字,拼凑成幅,认为得了“集古字”之法。其实米芾不仅在年轻时下了不少苦功,而且在三十多岁时,书法便表现出强烈风格意识,如《吴江舟中诗》《苕溪诗帖》《蜀素帖》便是明证。王文治在《论书诗》中称他:“一扫二王非妄语,只因酿蜜不留花。”从花酿蜜、由蛹化蝶,这恐怕才是米芾崇尚魏晋的实质。他既能写出《中秋帖》《大道帖》以假乱真的王书作品,以显示传统功力,又能创作出《蜀素帖》《虹县诗》《研山铭》及众多自具风貌的尺牍作品,因而成为宋代尚意书风的代表人物。白砥不受书法时风的影响,常常在展览上、刊物中、微博里晒出他自具一格的探索作品,这类作品,既体现出多年修炼的传统功夫,又表现出与昔不同的现代感。其手段是传统的、思维和形式是当代的,这类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探索方式,所具的创造精神应远肇魏晋唐宋,近继陆维钊、于右任等现代名家,因而我常以欣赏的眼光来进行品鉴。沙孟海先生说:“书法家、篆刻家的个人风格,往往经过长期的、反复的探索和实践才能逐渐形成。”所以,白砥这些探索作品能够成功与否,除了要经受当代人们的“月旦评”而外,还得经受时间的检验。既然在探索,就会有成功,也可能失败。但如果没有探索,永远都不会成功。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包括书法家。

中国美院教授白砥,决定来找一找答案。

昨天,白砥《弘济》系列书法作品展在上海斯觉艺术馆开幕。40件作品,每件四尺整纸,表现各不相同,但主题都是两个字——弘济。

梵高自画像件件皆不同

书写汉字能不能变

“弘济”二字,来自唐太宗《圣教序》中的”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意为:广为救助、宽宏大度。

展览前,在白砥工作室,我们提前见到了这40件作品,墙上、桌上、地上,都是”弘济”二字,为大字书,旁边有小字旁白。

但每一件,各具姿态,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