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佥判名字不详。度宗时人。存词风流洒脱首。

●一剪梅

1一剪梅

杨佥判

襄樊四载弄干戈,不见渔歌,不见樵歌。

襄樊四载弄干戈,不见渔歌,不见樵歌。

《柘枝》不用舞婆娑,丑也能多,恶也能多!

请问方今事若何?

2杨佥判作赏鉴

金也消磨,谷也消磨。

杨佥判,其真实性名字不详。佥判是三个幕职官。1268年九月,蒙古武装南侵,包围襄樊,围城达八年多。守城军队和人民顽强抵抗,但上下交围,竟达到以孩肉为食,以人骨为薪的境地。但宛城城里仍然为过着酒醉神迷、歌舞太平的生存。偏安一隅的小朝廷“直把圣Peter堡做彭城。”贾似道权奸当路,摧眉折腰,杨佥判闻之深为不满,拍案而起,作《生机勃勃剪梅》豆蔻梢头首,痛斥贾似道一流的可耻行径。

《柘枝》不用舞婆娑,丑也能多,恶也能多!

“襄樊四载弄干戈,不见渔歌,不见樵歌”,襄樊后生可畏带战事实行了八年有余,人民的一方平安生活全遭损坏,何谈什么“渔歌”、“樵歌”?纵然襄樊粮尽援绝,守将每每告警,贾似道为利欲熏心利却背着军事情报,匿而不报。柳州军队格外危殆,求助不得任何救助,“四载弄干戈,”民众力量殆尽,军事告警,大厦已将倾。

世家日日买朱娥。

“试问这段日子事若何?金也消磨,谷也消磨!”贾似道对待关于国家生亡大事却事不关己,他们只知拿钱粮去纳“岁币”,去向蒙古呼吁“和平”。贾似道一方面在江南实践所谓的“经界推排法”,任性敛财尔俸尔禄,一方面又羞耻地向蒙古政权“进贡”银锭,卑职厚币,希冀他们活动退兵。不称心如意一方面弄得国穷民匮,其他方面又并不能够满意对方的醉生梦死,最终弄得国事一发无可救药,亡国之危殆已经迫在眉捷。“试问近来事若何”?忧国之情透流露来。“《柘枝》不用舞婆娑,丑也能多,恶也能多”,直接以“丑恶”两字抨击贾似道之流的难看行径。

大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