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敬之,字茂孝,祖籍虢州弘农。

杨敬之,字茂孝,祖籍虢州弘农。唐代文学家杨凌之子。生卒年均不详。宪宗元和二年考中进士之后被任命为右卫胄曹参军。文宗尚儒术,以敬之代郑覃为国子祭酒。后来杨敬之又兼任太常少卿。杨敬之的两个儿子杨戎、杨戴也在同日登科,时号“杨家三喜”。

人们常说“文人相轻”,这话固然有一定道理,因为它被一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隐隐左右着。自从魏人曹丕把它总结性地写进《典论·论文》后,这种说法居然就越发有其“发展”的土壤了。所以历代都有大量的肆意扼杀贤才的不幸故事出现,委实令人扼腕愤叹不已。
但事实上,也有为数不少的贤明之士却是以提拔、掖引他人为乐事。大约公元820年左右在世的诗人杨敬之,就是其中一个极为难得的榜样。
虢州弘农人杨敬之,字茂孝,是着名诗人杨凌的儿子。他曾任国子祭酒这一教职;就在自己身兼太常少卿之职的那天,杨敬之的两位儿子杨戎、杨戴也在同日登科,这事当时便被人们称为“杨家三喜”。而杨敬之曾把他自己写得比较得意的《华山赋》拿给了大文豪韩愈看,韩文公读罢就极为叹赏,并当即向他人推荐杨;一时间,杨的大名便传遍了士林。另外,宰相李德裕也颇为欣赏杨的文才,经常对人夸奖他。只是颇为有趣的,关于这荐贤之事,相比之下,此两位在中国历史上都将永垂不朽的人物却没有留下更值得后人缅怀的故事,倒是被韩、李二公所称赞过的这杨敬之先生,却留下了一个令后人为之叫好不迭的成语:“说项”。①
也许正是由于自身特别幸运之故吧,经常得到许多名流奖许的杨敬之,对于热心提拔后进文人也可谓不遗余力。一旦见到写有好诗文的青年人,他就一个劲儿地把玩,欣赏,然后便向他人极力称许,推荐。
要知道,在唐代的名利之途上,“知名度”可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它往往使人在官场甚至一生中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许多文人就是凭借它作为晋身之阶而垂名后世的。青年诗人项斯正是以他横溢的才华得到了杨的赏识和推荐,并很快脱颖而出。
江东人项斯,字子迁,开始时在朝阳峰隐居。在此期间他用功读书,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有所作为,好为国家多作贡献。然而,他居然孤独地度过了30来年而未能如愿。但他就是能耐得住寂寞,依然在山泽间从容啸咏不辍。文宗开成年间,项斯的声名已是不小了,而且他也很受着名诗人张籍的称赏。唐代诗人爱写送宫人入道诗,尽管汗牛充栋,却都不怎么出色;只有项斯的该类诗作是属拔尖儿的。②其诗有云:
愿从仙女董双成,王母前头作伴行。 初戴王冠多误拜,欲辞金殿别称名。
将敲碧落新斋磬,却进昭阳旧赐筝。 日暮焚香绕坛上,步虚犹作按歌声。
一天,国子祭酒杨敬之一见到项斯包括上诗在内的诗文作品,当即便大为赞赏;同时,他还按捺不住兴奋地写了一首诗赠给项斯——
处处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 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相逢说项斯!③
如此一来,项斯的名声就更大了。不久,他便考取了进士,而且他的排名还在许多人之前;应该说,这跟杨的大力推荐是分不开的。然而,令人遗憾得很,项斯后来的官运并不怎么亨通,只是做到润州丹阳县尉而已;而且,他在任上时便去世了。
只是令人庆幸的,后世却因杨敬之这赠诗中的语词概括出一个熟语“说项”来让人们长期使用着;亦即“说项”是向人说好话,讲情的意思。如此一来,这被人们一再说着的项斯的在天之灵,或许也能聊以自慰吧。
诚然,我们真的好希望世界上多一些像杨敬之这样的人,那就是广大文人乃至所有相关人士的幸运了,因为这将使那些负有才华而未能得到很好待遇的读书人,也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而这样做的人,却是需要有很好的眼光和很大的度量的。你能说这不是吗!?
按:① 说,音“税”。② 宋代大文豪兼大诗人王安石在选辑唐诗此类题材时,便仅选项斯此一首,具见王荆公《唐百家诗选》;刘克庄《后村诗话》载以为项斯此诗“未脱唐体也”。而清人沈德潜《唐诗别裁》亦以为“此题唐人诗无佳者,此篇差胜。”③
此诗首尾两句,通常版本作“几度见诗诗总好”及“到处逢人说项斯”,可参见《全唐诗》;而本文所录诗则据唐人李绰《尚书故实》。

1人物简介

有一次,杨敬之写了一篇《华山赋》给韩愈看,韩愈看了以后大加赞赏。李德裕对杨敬之也十分欣赏。最后,杨敬之做到了工部尚书兼祭酒一职,之后便去世了。敬之以文学扬名四海,好与文人雅士结交。李贺、项斯、濮阳愿皆为其忘年之交。

唐代文学家杨凌之子。生卒年均不详,约唐宪宗元和末前后在世。宪宗元和二年登进士第,平判入等,迁右卫胄曹参军。元和十年在吉州司户任,累迁屯田、户部郎中。

也许正是由于自身特别幸运之故吧,经常得到许多名流嘉许的杨敬之,对于热心提拔后进文人也可谓不遗余力。一旦见到写有好诗文的青年人,他就会非常欣喜,然后便向他人极力推荐。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人叫项斯。项斯以他横溢的才华得到了杨敬之的赏识和推荐,并很快脱颖而出。

唐文宗大和九年,坐李宗闵党,贬连州刺史。文宗尚儒术,以敬之代郑覃为国子祭酒。未几,兼太常少卿。是日,二子戎、戴登科,时号“杨家三喜”。尝为《华山赋》以示韩愈,愈称许之,一时传布士林。李德裕对之尤为咨赏。爱赏文人,每每得其诗文,孜孜玩讽。雅爱项斯为诗,所至称之,斯由是擢上第。官至工部尚书兼祭酒,卒。敬之以文学名播当时,好与士类交接,韩愈、刘禹锡、柳宗元等比之为当代贾、马。李贺、项斯、濮阳愿皆为其忘年之交。敬之诗以赠项斯一诗着名。《赠项斯》诗以热情推奖后辈而名传至今。“到处逢人说项斯”,也是写实。所作《华山赋》最为驰名,尤为韩愈、李德裕所赏。《全唐诗》存录其诗二首、断句四。《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其诗七首、断句六。

江东人项斯,字子迁,开始时在朝阳峰隐居。在此期间他用功读书,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有所作为,好为国家多作贡献。然而,他居然孤独地度过了三十来年而未能如愿。但他就是能耐得住寂寞,依然在山泽间从容啸咏不辍。

2逢人说项善何多

文宗开成年间,项斯的声名已是不小了,而且他也很受着名诗人张籍的称赏。唐代诗人爱写送宫人人道诗,尽管汗牛充栋,却都不怎么出色,只有项斯的该类诗作是拔尖儿的。其诗有云:

——不常有的伯乐一下子出现好几位

愿从仙女董双成,王母前头作伴行。

人们常说“文人相轻”,这话固然有一定道理,因为它被一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隐隐左右着。自从魏人曹丕把它总结性地写进《典论·论文》后,这种说法居然就越发有其“发展”的土壤了。所以历代都有大量的肆意扼杀贤才的不幸故事出现,委实令人扼腕愤叹不已。但事实上,也有为数不少的贤明之士却是以提拔、掖引他人为乐事。大约公元820年左右在世的诗人杨敬之,就是其中一个极为难得的榜样。

初戴王冠多误拜,欲辞金殿别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