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00520800.com–中国历史故事】

库兵偷银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进出银库都是要脱光的,而且嘴都要张开,发出哦哦哦的声音,以表示嘴里没有含着银锭。

古代职业也如现在一般,各式各样的工作都有。有些职业随着历史发展而继承下来,但有些职业却随着历史发展而逐渐消失。在清朝有一项工作很辛苦,无论春夏秋冬,人们都要光着身子干活,夏天还好,如果到了冬天又没有现代取暖条件,冻不死算是命大。但就是这样的工作,却是人人抢着干,打破脑袋往里挤。那么这项工作是什么工作呢?

那么这种局面下,库丁怎么偷出银子呢?你可能已经想到了,用肛门夹带。据说偷银子的库丁都是从小训练,最早在肛门里塞涂了油的鹌鹑蛋,然后换鸡蛋,从一个到几个,据说练的最厉害的可以塞进去七八个,这样的库丁到了库房里,一趟偷个几十两官银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项工作用现在通俗话讲叫“库房管理员”,不过不是简单的库管,而是直接管理朝廷银库的。

实际上,这种手法虽然看似隐蔽,但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库房官员看守库房几十年,银子多少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那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库丁的作案都是团伙性质的,其中的大头都是孝敬给了管理库房的官员,甚至很多库丁本身就是这些官员培养的。

图片 1

你想想,能够系统性的给这些库丁从小进行训练,那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小势力,而是成组织成规模的集团。这些集团的头头要么跟库房管理官员有关系,要么干脆就是监守自盗,至于整个过程中最辛苦的库丁,他们拿到的都是小头。

在清朝时,“银库管理员”是有职务的,归户部管辖,职务叫“库银郎中”。别小看这个郎中职务,这可是比县官还大的官。现在管库房的人也干不到这个职务。

偷盗官银是诛九族的罪名,所以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有些官员就是发现了他们的勾当,摄于其淫威,也不敢直说。毕竟,谁会招惹亡命徒呢。

清朝库银郎中手下还有其他打杂的,有书役、库丁等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小工人”了。不过这些人只招满清贵族的。要说郎中这活是个官职都抢着干还能理解,但“管库银”小工人照样很多人打破头往里进,而且这项工作没有这帮人还不行。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银吃银,这在清朝是一种普遍现象,但奇怪的是,上级明知这种现象却放任不管,这究竟有什么奥秘?图片 2

图片 3

清朝一共有两大银库,这两个银库截然不同。

主要是怕库银被盗。那时清朝库银虽然有很多人管理,但没有监控设备,很容易丢失。于是清朝官员便想了办法,让这些“库银小工人”光着屁股进去干活。而且下班时还要检查全身,即使在这种严格的条件下,清朝库银依旧损耗较大。

一个是国库,由户部执掌,国库的库银属国家所有,必须经过严格审批手续才能开支,任何人不得随意从中支取银两,皇帝也不例外;

很多人不理解,库银管理员也就是管理银子出入库的,核对一下数量就行了,况且这些人还光着身子干活,怎么还能出现损耗呢?

另一个是内库,由内务府掌管,内库中的库银归皇帝所有,皇帝可以自由支配。

可别小看这些给清朝银库打工的小工人,他们为了弄点银子招法很多。

相比皇帝自己的内库,国库的守备十分森严。

一是肛门藏银法。光着身子,银子往哪放呢?其实为了发财,他们想了一个办法把银锭塞到里面。即使检查的人也不可能检查那个地方。这种方法需要长时间练习,因为银锭和鸡蛋大小差不多,要先从塞鸡蛋练起。这种藏银法库管也知道,因为库管也要从中弄点“库银损耗”,所以他们也不管。

如今各级国库都由武警守卫,而清朝的国库是由专门的库兵守卫。出于对汉人的不信任,这些库兵只用满人,不用汉人,而且世代沿袭,祖祖辈辈只干守国库这一件事。

图片 4

守国库是件很枯燥单调的事情,而且风险比很大,万一出了安全问题,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但满人对这个职位仍是趋之若鹜,想方设法谋取这个职位,甚至要花很多银两去贿赂管事的官员,希望能得到库兵这个职位。图片 5

二是收集粉末法。必竟明目张胆塞银子很容易被发现,一经发现就会杀头。这些人就想办法把银子弄碎,再弄成更小的粉末,可以撒在头发里,或者沾在不易被发现的部位。以聚少成多方式收集。这种方法也为后来淘金者所延续。

满人之所以如此执迷当库兵,是因为这个职位油水很大。

三是直接更换法。还有胆大的人,仿照银子的样子,提前作成假的,通过巧妙的方法与真银锭更换。不过这种假银锭并不是全假,至少表面有一层,重量与形态都相同,更难让人人发现。

户部为了保证国库安全,要求进出国库的人必须脱掉衣服,一丝不挂,防止有人夹带银两出库,这就像如今一些金银首饰加工厂,对工人的人身检查也十分严格。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清朝银锭虽然是货币,但必竟是金属所制。所以干过这行业的人,得病的很多。得个痔疮是小事,大部分人因为金属中毒早早丢命。

可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库兵还是有办法偷银子,他们经过长期训练,把肛门扩张,让直肠适应藏匿硬物,然后把银子塞进肛门和直肠里,偷偷夹带出去,虽然这种“肛门纳银”每次能偷的数量有限,但这可是无本的买卖,而且日积月累,是一笔十分惊人的额度。

本文来源:

宋人笔记小说《鹤林玉露》曾记载一个“水滴石穿”的故事。

话说名臣张乖崖曾为崇阳县令,有一天,他偶然发现麾下一个管钱库的小吏头巾下有一枚钱,张乖崖质问这个小吏,小吏不以为然地说,这是从库房中拿的。图片 6

张乖崖十分生气,下令打小吏的板子,没想到小吏理直气壮,反而质问说:“一枚钱算什么!你就要打我?我看你敢不敢杀我!”

张乖崖更加气愤,挥笔写下判词说:“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写完之后,张乖崖亲自挥剑,把这个小吏当场斩首!

张乖崖能发现小吏“监守自盗”,难道清朝户部会不知道吗?

当然不是,他们不但知道,还一清二楚,但他们不管。

为什么呢?因为库兵只是小蛀虫,他们才是大硕鼠。

康熙晚年时为政十分松弛,导致官场贪污成风,吏治腐败,各级国库是贪污的重灾区,无论户部国库还是地方各级国库,在一个个大硕鼠、小蛀虫的鲸吞蚕食下,亏空极其严重。图片 7

库兵从国库中偷银子,好歹是小偷小摸,但户部各级官员、朝廷高官和满清贵族,对国库可是明目张胆地拿,就连很多皇子阿哥们都和户部官员勾结起来,大发“国库财”。

反正是国家的钱,不拿白不拿,傻子才不拿,胆小鬼才不敢拿。

当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都从国库发财时,所有人的利益都绑在了一起,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大家彼此心知肚明,谁也不说破,一起闷声发大财。

可以说,凡是知道国库秘密的人,都是从中受益的人,绝不会站出来举报,若谁坏了规矩,那可是一牵连一大批,拔出萝卜带出泥,所以没人会去追究小小的库兵。

在这种官官相护、塌方式的腐败下,国库亏空十分可怕,雍正未继位时就对这些现象十分清楚且深恶痛绝,当他下定决心整治时,经过盘点发现:

户部的国库亏空竟然达到250万两,山东一省的国库亏空也有50万两之巨!图片 8

雍正反腐的决心前所未有,对涉事的达官显贵、王公贵族一概不放过,主管户部的历任尚书、侍郎、郎中、主事等各级官吏,被责令均摊赔偿150万两,历史上闻所未闻。

雍正的十二弟允裪曾主管内务府,被责令对内库亏空负责,被迫将家中贵重财产当街变卖,弥补内库亏空;雍正的十弟允䄉因此事赔偿白银数万两,因为凑不够数,被雍正抄家。

在雍正雷厉风行的整治腐败下,吏治为之一新,各级国库重新变得充实。

但好景不长,雍正死后,乾隆继位,这个败家子很不赞同雍正的严苛,反而仰慕康熙的宽仁,不但自己享乐奢靡,还放松对官员的监督约束,清朝国库很快为之一空。图片 9

所以说,在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中,雍正才是对清朝国力强盛最最重要的贡献者,可惜后世只讲“康乾盛世”,完全忽视了这位雄才大略的君主。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1843年初,大清户部的库兵张诚宝的侄儿想捐个官干干,于是张家人带了1万多两银子到户部,但在过秤的时候,张诚宝故意作弊,只过秤,不收钱,只开了收据,钱原路返还。

但这事儿由于牵扯到户部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利益分配,有人威胁要举报,有人索取封口费,但遭到了张诚宝的拒绝,于是这事儿很快就被捅了出去,由于事关重大,甚至被争到了朝堂上,最后越描越黑,纸再也包不住火,户部多年的黑幕被揭开,道光皇帝大怒,下令彻查。

图片 10

道光皇帝此时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了,几年前的鸦片战争让他耗费了几千万两银子的军费和赔款,黄河的连年水患也耗费了2300万两银子,而大清年收入才4千万两白银,这钱实在不够花,道光皇帝望着列祖列宗,心里真是忧伤的很。

此时作为国本之一的府库竟然出了大问题,皇帝自然明白户部的积弊已经不是几年的问题了,决心彻查到底,他派出由几个大学士、刑部尚书、军机大臣等核心重臣挂帅的调查组进驻户部,

开始了彻查。图片 11

在皇帝的高压之下,调查的效率非常高,很快就查明了,户部账面上的银子是1218万两,但实际库存不足293万两,缺口高达925万两。

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道光皇帝几乎崩溃了,本想着还有1000多万的家底,如今只剩200多万,这日子可怎么过?

对于这些流失掉的银子,几乎没有追回的可能性,过去的几十年里,户部和府库官员先后有几百人,负责银两进出搬运的库兵更是数不胜数,大多数早已不知所踪,这些钱怎么被盗的,怎么流失的,去向如何,几乎就是一笔烂账。

图片 12

即使皇帝再大发雷霆,这些银子还是追不回来,在那个落后的靠骑马传递信息的时代,上哪儿追去?

眼看着这个调查组也追不回银子了,道光一怒之下,下了一道残酷的命令:过去几十年,至少在他当皇帝的这20几年里,凡是经手库银的库兵、查验银两的银匠能找到的全部抓起来,并按比例处斩,他们的家属妻妾子孙全部发配到新疆给兵丁为奴。

为了挽回损失,道光下令:从嘉庆5年到道光23年,这几十年里,凡是担任过库官、查库御史的官员,按照其在任时间计算,每月罚1200两银子,如果已经死了的,家属减半缴付,户部官员也按比例罚缴,而主管库银的大臣也予以罚款,最多的一个大臣被罚了十几万两。

最终,道光帝好歹拿回了几百万两银子,杀了许多库兵,虽然没补全,但也算出了口恶气。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户部就这么悄悄地流失了几百万两白银,显然这里大多数是被人给偷的,通过蚂蚁搬家,积少成多,一步一步造成了巨大的亏空,而能偷的,也就那些负责搬运的库兵了,他们怎么做到的?上头为什么没有惩罚?图片 13

按照户部的规定,不管是酷暑严寒,库兵在进入库房前,必须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依次进入库房,再穿上统一的工作服,工作结束后,在监督官员的注视下,再脱光衣服走出库房,在库房前的大堂上,他们还要接受官员的检查,比如把自己的双手展开,两腿微微蹲下,或者跳跃几下,把嘴巴张开等等,防止他们把银子夹带出去。

最后检查完了,他们才能穿上自己的衣服离开。

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库兵们为了盗银子,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银子涂上猪油塞入肛门,直接塞入肠道内,一次最多可塞入80两银子,不过这很考验人的忍受能力,搞不好没几年屁股就残废了,很多库兵是孩子接老子的班,为了将来偷银子,从小就要刻苦练习……

而到了冬天,他们也有办法,以喝水的理由带上茶壶,到时候,把银子放入茶壶内,北京城那么冷的冬天,水很快就冻住了,顺便把银子也冻在了水里,出门检查的时候把茶壶往下倒也出不来,就这么蒙混过关了。图片 14

对于库兵们的盗窃,官员们就没有发现吗?

其实每年负责库银的官员都会进行查库,但往往就是一种形式主义,官员们来了,往往就是查查账本,检查一下档案,看一下库房现场,几千几百万两的银子也未必正儿八经去点检、抽检,最后就提出一些工作要求,然后接过库兵们笑纳的红包,就一走了之。

在嘉庆道光年间,每次遇上上头派来的御史来检查,府库官员都会献上3000两银子,而御史的随从都会收到300两银子,在这么丰厚的红包之下,检查就流于形式。图片 15

而整个库房,从库兵到官员,就成了一个贼窝。

清朝户部的国库有三大库,这三大库分别是银库、颜料库、绸缎库。

这三大库房并不仅仅只有它们名字那么简单,除了白银、颜料和绸缎之外,其他诸如黄金、铜、铁、锌各种金属以及各种珍贵中药材等物资,均可以存放进这些重要的库房中。

我觉得不用介绍大家都可以知道哪个库房存放的物资最为珍贵。

在这三个库房中,拥有着重中之重地位的库房就是银库,清朝的银库里存放着堆积如山的白银。
图片 16

在我们这个年代,白银的地位虽然已经没有那么高,但是在那个黄金极为稀缺的年代,白银却是百姓们能接触得到最为珍贵的货币。

清朝户部的银库与我们想象中的不同,清朝户部的银库跟皇帝几乎没什么关系,在名义以及法理上,户部的银库不属于皇帝,而是属于整个朝廷、整个帝国。

因此,皇帝对户部的银库基本上是很难插手的,他们想要用钱,只能从内务府拿钱。
图片 17

成为银库库丁的要求

户部的银库中,除了一些专门管理银库的官员之外,银库一般会雇佣13名工作人员,这13名工作人员在当时被称之为库丁。

在清朝时期,户部挑选库丁一般会有一个最为基本的审核要求。

那就是要求竞选库丁工作的工作人员必须得能拿得起1000两也就是现如今大概74斤左右的白银行走十来步。

然后在走完十来步后,还得能在银库高高的门槛上跳上一步,只有能达到这些要求的人,才能初步的进入到银库中工作。

在当时,银库的库丁们每个月只有九天的时间可以进入银库中搬运白银。
图片 18

而作为清朝少有油水丰厚的工作岗位,户部的库丁自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担任的。

如果他们想要争取到这个工作岗位的话,他们就必须等花费大概6000两左右的白银打点户部的官员,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进入银库中工作的机会。

在成为库丁之后,这13个工作人员并不是每天都有工作做的,户部银库每个月只有九天的开放工作时间。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是每个人每个月都能有九天进入到银库中工作的,因为户部的银库有一个轮流值班的习惯,所以每个库丁在每个月只有大概4到5天能轮流进入到银库中工作。
图片 19

银库库丁如何在银库中偷运白银

关于这些银库库丁贪墨银库中的白银、捞到油水的细节在历史中是没有记载的,不过虽然历史并没有记载,但是在民间传说中对此却有着一定的推测。

在民间传说中,库丁们贪墨银库中钱财的方法可能有两种,第一种就是身体藏银法。

在第一种说法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使用这种方法的,在当时人们为了能胜任这些工作,他们会如同现如今乞讨集团训练小乞丐一样从小训练出一些库丁出来。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会让这些接受训练的人把鹌鹑蛋塞入自己的五谷轮回之地中。

在习惯了鹌鹑蛋之后,他们会让这些人塞入鸡蛋,塞完鸡蛋之后就塞鹅蛋。

最终在习惯了鹅蛋之后,他们会让这些人塞入十两也就是现在300多克重的铁丸。

在习惯一个铁丸之后,他们会逐渐地让这些人增加铁丸的塞入数,一直到能塞入十个铁丸才算达到基础的标准。

而十个铁丸就是100两,按照清朝每两现如今37.3克计算,他们每人得在自己的身体中塞入3730克,也就是现如今七斤多的铁丸才能达到标准。
图片 20

在这些人被训练出来后,训练他们的人就会花钱帮他们买通户部的官员,把他们送去当银库的库丁。

最终他们能从银库中拿多少钱就得看他们的能耐了,而因为他们是被别人花钱训练出来并送入银库中工作的,所以这些钱自然是不能由他们自己独享的,他们还得分出大头部分给那些控制他们的人。

这就是民间关于库丁在银库中捞油水的第一种获取方法。

除此之外,传说中还有第二种方法,在这第二种方法中库丁们并不是用身体偷偷运出白银的,而是用专门的麻袋偷出这些白银的。

至于这个方法的细节因为我看了半天也实在搞不懂是怎么操作的原因,在这里我们就不细说了。

惩罚以及追查自有上头顶住

而如果要说到为什么清朝朝廷上面的人会任由这些库丁在银库大捞油水,其实原因非常简单。

首先第一层会管到他们的人就是被他们打点了几千两白银放他们进入的人,这些人因为收了钱自然是不会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因此他们不会管这些库丁。

至于朝廷派到银库中监管财务的查库御史以及其他的大臣们,他们则会有其他的人应付。

在清朝的户部中,除了最底层的库丁会手脚不干净之外,那些重要的大臣很多也是不干净的。

他们不会像库丁那样一点点地偷运出白银,他们会凭借着自己的权势大量大量地转移出银库中的白银,那些由皇帝派来监管银库的人就是交由这些大佬打点的。
图片 21

每一个到来的查库御史以及其他监管大臣在来到这里之后,他们都会接受到来自于户部官员的金钱轰炸以及生命威胁。

一般他们都会乖乖收下这些官员奉献给他们的钱财,而如果不接受的话,他们也不会选择把这些事情捅出去,因为这些户部官员背后隐藏的势力实在太过于恐怖了,他们还得为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

道光年间的骆秉章就是这些人中不贪墨但是又不敢说出来,最终因为清廉被道光皇帝提拔的。

于是在上头有人顶着的时候,这些库丁们自然就不会遭受到阻碍以及惩罚了。

银库中七成白银的丢失

在嘉庆年间以及道光年间的时候,这些现象是最为普遍的,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道光二十三年的时候,事情终究还是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