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清代,西藏岳阳生机勃勃带有条鳄鱼精,平日在刚果河里点火,害得这里的“世外桃源”都变得荒无人烟。一天,三清山上下来一人高僧,到沧州城中的雷涛家门前贴上了一纸法书,上写:“要除掉妖鳄,须练就百步穿扬的功力。”落款是“奋发有为”。雷涛捧着那张法书端详了半天,百步穿“扬”,为何不是百步穿“杨”?自力更生又是怎么着意思?

此刻,雷涛蓦地见到了在清劲风中彩蝶飘动的柳枝,屋檐下滴水滴出的小石窝,他醒来。原本,只可以射穿静止的柳枝,还并不是参天超的本领,独有能贯虱穿杨地射穿飘扬的柳枝,才是箭术的极至。而要练出如此的素养,就非得有凿壁偷光的神气,有信心,有意志力,才具不负职责。今后,雷涛就从头刻苦演练射箭。

数十载后,终于练出了百步穿“扬”的技术,除掉了鳄鱼精。而它家屋檐下那块已经被水滴穿的石头,也变为了慰勉大家努力激昂,百折不回的标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