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哲学作为现代学科分类的一个门类,并非每个民族历史上都有,但是任何民族都一定有自己民族的核心精神与哲学思想。从多种多样的认识形式和文化形式中探索民族智慧、民族精神家园建构成长的历程,就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史。据此看来,我国少数民族既然都有其形成、凝聚与发展的历史,就一定有决定其形成、凝聚与认同的核心观念,有自己的哲学思想史、精神家园的建构史。据此建构各民族哲学思想史的叙述框架,解读各民族思想的历史意蕴,就成为我们的基本方法。哲学思想史则成为民族精神的成长史,民族精神家园的建构史,与民族史、民族文化史互为基础,相互促进,共同成长,对促进各民族的文化自觉与自信,发挥巨大的历史作用。

探索民族精神家园的建构历程,是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的根本任务、核心内容。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史,它要探索民族精神家园的核心是如何建构起来的,民族精神、民族的核心观念是如何凝聚整个民族而共同前进的。

探索民族精神家园的建构历程,是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的根本任务、核心内容。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史,它要探索民族精神家园的核心是如何建构起来的,民族精神、民族的核心观念是如何凝聚整个民族而共同前进的。

关键词:民族精神;中国少数民族;中国哲学史;文化;少数民族哲学史;研究;学科;国家社科基金;家园;观念

民族的哲学思想史

民族的哲学思想史

作者简介:

民族据文化而凝聚与认同、由文化而相互区分,所以,民族的根本在文化。民族是由文化关系结成的社会群体,文化是民族的精神家园。然而文化是分层次、有结构的。对文化的层次、结构有多种划分的方法,如认为文化分为实物文化、制度文化和观念文化。然而,不论以何种方法划分,观念文化皆处于核心的地位,是文化中起主导作用的、积极能动的部分。而在观念文化中,决定民族的凝聚、认同并推动其前进的精神力量,既包括一些科学认识的根本原则,如世界观、方法论等,也包括信仰、价值理念等等。这些就是民族文化、民族精神家园的核心,就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哲学,作为现代学科分类之一个门类,并非每个民族历史上都有,但是,任何民族都一定有自己民族的哲学思想。一些学者只据单一的认识形式来界定哲学,认为严密的逻辑形式和高度的抽象性、概括性是哲学的最根本特征,故而认为,不是每个民族都能达到哲学思想的高度、都有自己的哲学思想。其实,对哲学思想的界定应当基于功能与形式的统一,而且对于形式也要做全面的认识。这样,从功能与作用的视阈来界定哲学,就可认为,决定民族凝聚与认同并且引导和推动民族发展的核心思想,或者说贯穿整个民族文化,将其凝聚为一个整体的思想,都应属哲学思想的范畴。它们可体现和采取多种认识形式,而不仅是抽象思维的形式。古希腊人称哲学为“爱智慧”,此所谓智慧,即结合功能与形式来界定的哲学思想。智慧,它直取事物之根本、把握思想之核心,而不限于特定的认识形式。它可以运用抽象思维,体现于逻辑思辨中,但不只是抽象思维和逻辑思辨;它也可以运用和体现于形象思维、类比、比喻、想象、体悟、直觉之中,而不限于其一。黑格尔以抽象思辨的形式体现智慧,而在佛家禅语、庄子寓言、《诗经》《楚辞》等等之中,智慧则以多种不同的形式得以体现、表达和把握,甚至一些学者认为,民族的智慧、核心理念也可凝聚和表达在特定的“具象”中。由此,所有总结和体现本民族智慧的人,就是民族的“智者”“哲人”,而不论他们以什么认识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成果;一切总结和体现民族智慧的核心思想和观念,都属民族的哲学思想,而不要以特定的思维形式来限定它们。这些都应属于“民族哲学史”研究的范围。从多种多样的认识形式和文化形式中,探索民族智慧、民族精神家园建构成长的历程,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史、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首要的内容和任务。

民族据文化而凝聚与认同、由文化而相互区分,所以,民族的根本在文化。民族是由文化关系结成的社会群体,文化是民族的精神家园。然而文化是分层次、有结构的。对文化的层次、结构有多种划分的方法,如认为文化分为实物文化、制度文化和观念文化。然而,不论以何种方法划分,观念文化皆处于核心的地位,是文化中起主导作用的、积极能动的部分。而在观念文化中,决定民族的凝聚、认同并推动其前进的精神力量,既包括一些科学认识的根本原则,如世界观、方法论等,也包括信仰、价值理念等等。这些就是民族文化、民族精神家园的核心,就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哲学,作为现代学科分类之一个门类,并非每个民族历史上都有,但是,任何民族都一定有自己民族的哲学思想。一些学者只据单一的认识形式来界定哲学,认为严密的逻辑形式和高度的抽象性、概括性是哲学的最根本特征,故而认为,不是每个民族都能达到哲学思想的高度、都有自己的哲学思想。其实,对哲学思想的界定应当基于功能与形式的统一,而且对于形式也要做全面的认识。这样,从功能与作用的视阈来界定哲学,就可认为,决定民族凝聚与认同并且引导和推动民族发展的核心思想,或者说贯穿整个民族文化,将其凝聚为一个整体的思想,都应属哲学思想的范畴。它们可体现和采取多种认识形式,而不仅是抽象思维的形式。古希腊人称哲学为“爱智慧”,此所谓智慧,即结合功能与形式来界定的哲学思想。智慧,它直取事物之根本、把握思想之核心,而不限于特定的认识形式。它可以运用抽象思维,体现于逻辑思辨中,但不只是抽象思维和逻辑思辨;它也可以运用和体现于形象思维、类比、比喻、想象、体悟、直觉之中,而不限于其一。黑格尔以抽象思辨的形式体现智慧,而在佛家禅语、庄子寓言、《诗经》《楚辞》等等之中,智慧则以多种不同的形式得以体现、表达和把握,甚至一些学者认为,民族的智慧、核心理念也可凝聚和表达在特定的“具象”中。由此,所有总结和体现本民族智慧的人,就是民族的“智者”“哲人”,而不论他们以什么认识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成果;一切总结和体现民族智慧的核心思想和观念,都属民族的哲学思想,而不要以特定的思维形式来限定它们。这些都应属于“民族哲学史”研究的范围。从多种多样的认识形式和文化形式中,探索民族智慧、民族精神家园建构成长的历程,是民族的哲学思想史、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首要的内容和任务。

  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史”将迎来结项。

中华民族的哲学思想史

中华民族的哲学思想史

  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史研究开展了30多年,基础理论与方法仍有局限,致使学科发展受阻且被边缘化。为改变这一状况,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少数民族哲学史”在申报时,计划将全国55个少数民族各为一章,作者尽可能选择本民族学者。项目全部任务现已完成,成果将体现为四个分卷、55个民族章、约380万字的专著《中国少数民族哲学思想史》。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都基于民族的自觉与自信,没有透彻的自觉和坚定的自信,就不可能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而自觉、自信始于自知,自知始于反省,最深层的自知和反省,就是对民族哲学思想的反思与探索。近代,在帝国主义入侵、西方思潮冲击的紧迫形势下,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痛彻反省自己的民族。这种反省从器物文化进到制度文化,再进到观念文化,最终达至观念文化的核心,从而生发出国民性、民族性的研究,以及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研究。由此,现代的中国哲学史研究缘起于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自知、自觉的要求,它不仅要从中国历史中寻找那些同于西方哲学的概念、范畴、命题,揭示它们在表现形式上的中国特点,阐明中华民族对人类共同的哲学知识的发展有何贡献,更为重要的是,从历史中探索中华民族形成、凝聚与发展的核心观念,反省其特质,认识其形成与发展的历史。亦如冯友兰先生说的,前者为“哲学在中国”,后者才是“中国的”哲学史。而我们则进而认为,后者才是“中华民族的”哲学史或“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建构史”,才是真正促进中华民族自知、自觉、自信的哲学史。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都基于民族的自觉与自信,没有透彻的自觉和坚定的自信,就不可能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而自觉、自信始于自知,自知始于反省,最深层的自知和反省,就是对民族哲学思想的反思与探索。近代,在帝国主义入侵、西方思潮冲击的紧迫形势下,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痛彻反省自己的民族。这种反省从器物文化进到制度文化,再进到观念文化,最终达至观念文化的核心,从而生发出国民性、民族性的研究,以及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研究。由此,现代的中国哲学史研究缘起于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自知、自觉的要求,它不仅要从中国历史中寻找那些同于西方哲学的概念、范畴、命题,揭示它们在表现形式上的中国特点,阐明中华民族对人类共同的哲学知识的发展有何贡献,更为重要的是,从历史中探索中华民族形成、凝聚与发展的核心观念,反省其特质,认识其形成与发展的历史。亦如冯友兰先生说的,前者为“哲学在中国”,后者才是“中国的”哲学史。而我们则进而认为,后者才是“中华民族的”哲学史或“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建构史”,才是真正促进中华民族自知、自觉、自信的哲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