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的成立,开辟了民族平等互助团结的新时代。党中央和人民政府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加强了同少数民族上层和群众的联系,消除了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向中央表达了他们信赖中央人民政府、拥护《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坚持民族团结、共同建设新西藏的愿望。特别是十世班禅大师,一贯坚持反帝爱国立场,拥护中央,为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做了大量工作。1954年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联袂进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受到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个时期,他们敬献给中央人民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大量珍贵礼品,表达他们热爱祖国大家庭、拥护党的民族政策和人民领袖的心情。

1950年1月,中央政府正式通知西藏地方当局“派出代表到北京谈判西藏和平解放”。但是,当时控制西藏地方政府的摄政大扎・阿旺松饶等人,在某些外国势力的支持下,不顾国家和西藏人民利益,拒不接受中央政府进行和平谈判的号召。他们在西藏东部昌都一线调集藏军主力,布兵设防,企图以武力对抗。在这种形势下,中央政府不得不于1950年10月命令人民解放军渡过金沙江,解放了昌都。

喜饶嘉措大师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用藏文写了许多赞颂共产党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领导人的诗歌。他常说:“党对我的恩情和三宝(佛、法、僧)给我的恩情一样大,正是共产党的教育和培养,才使我的思想认识不断提高。党和人民政府信任并器重我,为了报答党的恩德,我要将一切献于众生的事业。”(中国西藏网
综合/孙健)

图片 1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促进中外友好

1956年4月22日,达赖喇嘛就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他在筹委会成立大会上致词说:“1951年我派代表到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代表进行谈判,在团结友爱的基础上,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从此,西藏人民永远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奴役和羁绊,回到祖国大家庭,和祖国各兄弟民族人民一样,充分享受到民族平等的一切权利,开始走上了自由幸福的光明大道。”

1951年,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的代表团赴京和谈。当代表团途经西安时,喜饶嘉措大师语重心长地叮嘱他的学生阿沛•阿旺晋美说:“据我一年多来的观察,毛主席、共产党是伟大的,他们制定的各项政策是好的,尤其是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是正确的,你们完全可以信赖,由衷地希望谈判成功。”喜饶嘉措大师的这番努力,为和平解放西藏,促使十七条协议签订做出了积极贡献。

(摘选自中国政府白皮书《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

他更是一位杰出的爱国人士,在维护祖国统一,促进民族团结,促成西藏和平解放中都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此被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称誉为“爱国老人”。

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上层爱国力量为贯彻执行“十七条协议”做了大量工作。1954年,达赖、班禅联袂赴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达赖喇嘛在会上发言,对三年多来执行“十七条协议”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对会议所审议的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草案中有关民族区域自治的原则和规定表示热烈拥护。在谈到宗教问题时,达赖喇嘛说:西藏人民具有很浓厚的宗教信仰,一些人制造的所谓“共产党、人民政府毁灭宗教”的谣言曾经使他们疑惑不安。但是现在,这种“挑拨离间的谣言已经全部破产了,西藏人民已经切身体会到了我们在宗教信仰上是有自由的。”他表示,要在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各族人民帮助下,逐步把西藏建设成为繁荣幸福的地方。9月20日,达赖、班禅等西藏代表与出席会议的全国各族代表以投票表决方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此次会议上,达赖喇嘛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他们作为国家领导成员,依照中国宪法,行使参与管理国家各项事务的权利。

新中国成立不久,许多国家对我们很不了解,特别是由于帝国主义分子和国民党特务造谣,胡说中国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和尚、寺庙都被搞光了,等等。因此,一些佛教国家对中国是否有信仰自由,怀疑颇多。作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喜饶嘉措大师不仅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上自国家元首、下至普通信徒的众多外宾,还多次率领我国佛教代表团出国访问:出席了在尼泊尔举行的第四次和在柬埔寨举行的第六次世界佛教徒大会,参加了在印度举办的释迦牟尼涅槃二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两次护送佛牙赴缅甸、斯里兰卡全国各地巡回接受朝拜。通过这些活动,宣传了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表达了中国人民和佛教徒愿与各国人民友好往来的愿望,增进了与这些国家人民和佛教徒的相互了解和友谊。喜饶嘉措大师经学超众,知识渊博,才思敏捷,出色地完成了友好访问任务,赢得了参访国家各界人士的尊重和好评。

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受到西藏各民族人民的赞成和拥护。1951年9月26日至29日,西藏地方政府召开有全体僧俗官员、三大寺代表参加的大会,专门讨论协议问题。大会最后通过的给达赖的呈文说,“签订的十七条协议,对于达赖之宏业,西藏之佛法、政治、经济诸方面,大有裨益,无与伦比,理当遵照执行”。达赖喇嘛于10月24日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双方代表在友好基础上,已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护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班禅和堪布厅也发表声明,指出协议“完全符合中国各族人民,特别是西藏民族人民的利益”。同年10月26日,人民解放军在西藏人民支持下,顺利进驻拉萨。

他就是喜饶嘉措大师——一生致力于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事业的我国藏传佛教的一代高僧。

昌都解放后,中央政府再次敦促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来北京谈判。中央政府坚持和平谈判的政策,给西藏爱国力量以巨大支持和鼓舞。以阿沛・阿旺晋美为代表的爱国上层人士力主和谈,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和支持,提前亲政的十四世达赖喇嘛,接受了进行和平谈判的意见。1951年1月,达赖致信中央人民政府,信中说“余此次接受西藏全体人民热烈而诚恳的要求执政”、“决定和平达成人民之愿望”,派代表“向中央人民政府谋求解决西藏问题”。1951年2月,达赖喇嘛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全权代表,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和桑颇・登增顿珠等四人为代表,赴北京全权处理和中央人民政府谈判事宜。

受到中央领导人的接见与高度评价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原在国民党政府统治下的北平、湖南以及与西藏相邻的云南、新疆、西康等省相继以和平方式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根据西藏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决定也采取和平解放的方针。

编者按:有诗云,智慧火炬燃一方,广闻博学言金刚。爱国老人一颗心,惜土嫩芯百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