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积极倡导现代技法中国化、音乐语言民族化、音乐结构科学化,以传递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创作要义和使命担当

倾听人民心声 奏响时代旋律——论傅庚辰的音乐创作与成就

时间:2014年09月09日来源:《人民日报》作者:翟泰丰

  《傅庚辰作品集》的出版,是我国音乐界的一件大事。

  皇皇大作,厚重而丰硕。在这部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五卷本《傅庚辰作品集》里,我们听到了一位当代音乐家,在时代旋律里,半个多世纪艰辛求索的心跳;我们读到了一位时代音乐家66年历经的烽火与苦雨;我们看到了一位人民音乐家,踏风雨,跨山壑,与人民血脉同流、心灵同吟的壮丽。我们跟随着这时代的旋律,走进了《地道战》的交响,倾听着《映山红》的抒情。

  历史地位与历史成就——

  不愧为人民的艺术家

  傅庚辰有三句话,是他人生的自我解剖,第一句话是,“没有音乐就没有我的人生”;第二句话是,“与时代同呼吸、与人民共命运,是我音乐人生的座右铭”;第三句话是,“诚挚于人生,执著于事业,忠诚于理想。这是我的人生感悟”。伴着这三条人生追求的感悟,他在当代中国的乐坛上,走出了一条傅庚辰之路,这就是让音乐的创作始终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歌。

  他踏过被炸成灰粉的上甘岭山头阵地,穿过战壕,爬过山洞,探望阿妈妮,走访战士,拜谒烈士陵园、毛岸英墓……创作出歌剧、舞剧《阿妈妮米》《战地抢收》《志愿军战歌》,歌曲《告别朝鲜》等。此后,他踏遍祖国山河,走进时代的湍流,感悟中华民族五千年悠久的文化根脉,探觅历史奋进的宏伟节拍,倾听人民的心跳,寻找时代的旋律,创作了一曲又一曲、一章又一章撼人心弦的优秀音乐作品。《傅庚辰作品集》以外,还有一部《人民音乐家傅庚辰作品传唱集》与之交相辉映。在各地公园、河畔、广场、小区,傅庚辰的作品均有传唱,那浑厚庄重旋律中的《地道战》,那高扬时代精神的《雷锋,我们的战友》,那悠扬抒情旋律中的《红星歌》《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毛主席话儿记心上》……

  任何一位文学艺术家的作品是否可称经典,都难以避开两个考验,一个是历史,一个是人民。在当代中国音乐史上,傅庚辰是继聂耳、冼星海等中国风格音乐的创始人、奠基人,吕骥、贺绿汀、任光、赵沨、马可等老一辈人民音乐家之后的又一批人民音乐家中的佼佼者。他走上战场,讴歌战士,称颂英勇;他投身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历经风雨,歌唱人民;他走进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继续昂扬高歌。作品丰硕,成就卓著,傅庚辰不愧为人民音乐家,这是历史和人民的共同见证。

  艺术追求与艺术成果——

  贡献了宝贵的音乐理论财富

  傅庚辰还有更加著名的三句话:现代技法中国化,音乐语言民族化,音乐结构科学化。他的这三句话是科学的、准确的、适时的。当今的各文艺门类,都有一个作品创作技法、语言、结构的创新发展与现代化的问题。但创新发展与现代化,又有一个如何中国化、民族化、科学化的问题,否则其作品就会“水土不服”,群众不接受、不认可。

  交响乐样式本来就产生、发展于国外,一旦产生了《梁祝》《黄河》《红旗颂》等,它就在中国安家了。这是交响乐技法中国化的结果。至于音乐语言,因为它的语言主题是寓于音乐旋律之中的,因此,就更具国际性,更便于在不同话语的民族之间交流。但音乐语言的生命却扎根于各民族话语之中,贝多芬、柴科夫斯基的作品,在世界上广受欢迎,因为它有美好的音乐语言与悦耳动听的旋律,但中国民众往往更喜欢《梁祝》,这就是音乐语言融于民族话语的巨大力量的结果,因为《梁祝》主题语言是和中国民族话语相融合的,沁人心脾的旋律是和中国越剧的曲调相融汇的,自然能唤起同一片土地上受众如泣如诉的深情感受。所谓音乐结构的科学化,就是要依照音乐内在规律,在音乐的章、节、首的不同形式创作中,设计结构,驾驭结构。音乐结构是与音乐语言、音乐旋律紧密地编织为一体的,因此结构有着特殊的重要性。可以说,傅庚辰的这“三句话”将是文艺界创作过程中长期面临的战略性课题。

  傅庚辰的音乐创作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还源于他善于运用唯物论辩证法的哲学原理指导音乐创作,反对在音乐艺术创作上的形而上学,他不断探索音乐内在的运动规律,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进行了可贵的探索,尤其体现在四个方面的辩证统一,即作品主题思想与艺术气质、艺术风格的辩证统一,作品的技法、语言、结构的现代化、民族化与科学化的辩证统一,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庄重与抒情、共性与个性的辩证统一,电影音乐创作中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的辩证统一。他在音乐理论上探索之广泛,求索之深刻,是他丰硕音乐创作成果的理论结晶,为我国乐坛宝库增添了宝贵的理论财富。

  创作态度与工作精神——

  一切成果源于严谨、求精

  我在与傅庚辰共同创作大型声乐套曲《航天之歌》《小平之歌》的过程中,深刻领教了他严肃、严谨、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和艰辛跋涉、昼夜奋发的工作精神。他的创作讲程序,重结构设计,对创作主题反复推敲,反复修改,而且坚持在调研中体会情感。

  2003年,我和傅庚辰一起创作《航天之歌》声乐套曲,我们与国防科工委副主任栾恩杰往来通信12封,集会两次,以调研感受航天生活。在第二次集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功臣、“老航天”孙家栋讲了40多年来许多航天人为祖国航天事业艰辛探索的动人故事,其中特别讲到航天人“哭”的故事,大家听了很震动。哭,在文艺创作的形象思维中是常有的,而航天人在航天工程中,多是物理的、化学的、逻辑的思维,哭又是为何呢?原来,成功后哭,是喜悦,失败后哭,是自责,与外国同行交流时哭,是骄傲……“哭”让我们走近航天人的灵魂,找准创作主题。于是《航天圆舞曲》中原来的“喜庆为国骄”就成了“喜泪为国骄”,一字之差,却让人感受到航天人那颗火热的心,感受到航天人的崇高、可敬和可爱!

  2004年,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前夕,我们合作创作声乐套曲《小平之歌》。为谱曲,傅庚辰亲走广安,访小平故乡,看川剧、听高腔、觅旋律,再赴江西,走南昌入原步兵学校留守处,看小平与卓琳、小平继母三位老人曾经被监禁的住房,寻觅他们在风雨煎熬中生命的火花,又在小平天天从步校走到机械修理厂劳动的小道上,去追寻一位老人默默无语、深深思索的脚步,听他与人民、与祖国魂牵梦绕难割舍的亲情。从四川归来后,傅庚辰夜以继日地完成总谱创作118面。这118面线谱写满了傅庚辰的灵感与汗水,有喜、有苦、有感伤、有欢快。作为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的《小平之歌》音乐会在北京演出时,引起了轰动。

  坦诚品格与高尚作风——

  我所感受到的傅庚辰

  傅庚辰不仅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音乐家,他还是博学的音乐理论家,出色的音乐工作者、领导者。

  在多年的往来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他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政治素质,为人处事坦诚憨厚的高尚品格,勤奋工作的精神风貌,科学严谨的学术作风。在我们共事的过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1974年在南长街胡乔木的家中,乔木找他谈话,在当时复杂的形势下,他大胆坦诚地对文艺界的问题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批评“中央文革”用人不是任人唯贤而是任人唯亲,拉帮结派,吕骥、贺绿汀、赵沨、马可这些对中国革命音乐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老同志不为音乐界所用,为此他当面建议应请吕骥、贺绿汀主持音乐工作;二是他尖锐批评这么大的中国只有八个样板戏和几首“高、尖、硬、响”的歌曲,大量的文艺人才都被排斥,是极不正常的。后来“反击右倾翻案风”肆虐,邓小平再次被打倒,胡乔木处境困难,他也处于险境之中。第二件事是本世纪初,在全国政协文艺界联组会的大会发言中,他大胆坦诚提出了当时文艺界存在的三个问题:关于文化建设的战略地位和资金投入问题,关于文艺界的地位问题,关于少数老艺术家的生活补贴问题。

  在我与傅庚辰的交往中,了解到傅庚辰作为一位著名的人民音乐家,始终坚持为人民创作,为时代讴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文艺界、音乐界奉献了66年的傅庚辰,是一位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音乐家,是一位具有相当学术理论积累的音乐家,是一位具有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的音乐家。他无愧于当代的人民音乐家这个称誉。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原党组书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一语中的,这是当前文艺创作中普遍存在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交响乐;原创;民族精神

  就交响乐创作来说,我以为,我国并不缺乏人才。从上个世纪50年代“留苏”,到改革开放以后“留美、英、法、德、俄”等国的留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历历在目。我国自己培养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更是大有人在,他们都受到过系统的专业技术训练,并学习了外国的现代技法,在技术上不存在障碍,可以说“老中青”三代俱在。这些音乐人才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他们热爱自己的专业,热爱交响乐事业,为此付出辛勤劳动。仅第一届“金钟奖”参评的交响乐作品就有121部,评出了金奖《土楼回响》。从那时到现在又过去了13年,又有几百部作品问世。但是,在新中国成立50年、新中国成立60年,改革开放三十年等庆祝演出时竟很难选出“高峰”作品,而不得不还是演奏“老三篇”:《梁祝》《黄河》《红旗颂》。同时,欧美等世界多国也呼吁要求演奏中国作品。但是,能拿得出去的作品的确很少。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遗憾的事。为什么是这样呢?正如某音乐学院作曲系学生新作品音乐会邀请外国专家出席,结果外国专家评论说:“你们这些作品的写作技巧一点也不比外国差,但听不出来是中国人写的。”著名指挥家陈燮阳同志对我说:“现在有些作品乐团不愿意演,指挥不愿意指,听众不愿意听。尤其是音乐院校学生写的一些作品,指挥都无法下拍子。有的著名歌曲改编的曲子,听众竟以为是乐队演错了,甚至发生排练时乐手与作者吵架的现象……”这还不值得我们深思和惊醒吗!当然,事情正在发生变化,王宁写的交响乐《人文颂》已在法国、美国和我们的台湾上演,受到好评。

原标题:奏响青春圆舞曲

  我以为在创作思想上要提倡现代技法中国化。现代技法要学,但不能“生吞活剥,照搬照抄”,要结合中国的创作实际。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产生了毛泽东思想,指导了中国民主革命的胜利。马列主义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相结合产生了邓小平理论,指导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邓小平同志之所以被誉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因为他既大胆提倡、学习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和科学管理经验,又紧密结合中国的实际国情。一九四二年延安整风时期毛主席就提出过“要学习马克思主义,要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习近平总书记针对中国国情的系列讲话,必将深刻地影响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音乐创作也不能脱离中国的国情,要把外国的现代技法化解为中国风格、中国气魄的作品才能受到中国人民的欢迎。

——对中国交响乐原创之路的思考

  音乐语言民族化。旋律是音乐的灵魂,古今中外流传至今的优秀作品无一例外地都有美好的旋律。而这些美好的旋律都与作品反映的国家民族相联系,来自于本民族的民族、民间音乐语言。我们经常可以听到一种说法:“音乐是世界语言。”但这不排除音乐要具有国家、民族的色彩和风格,如果这些具有国家民族色彩的音乐语言都在作品中消失了,全世界的音乐都一个样,那将多么乏味,也就不能称其为世界了。正因为如此,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才以其鲜明的民族风格,美好的中国旋律传遍了世界。要重视旋律的写作,要重视音乐语言的民族化。

要积极倡导现代技法中国化、音乐语言民族化、音乐结构科学化,以传递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为创作要义和使命担当

  音乐结构科学化。结构的力量是无穷的,一个作者当他的创作进展到一定程度,能否更上一层楼,驾驭曲式的能力将是重大考验。恰当的体裁结构对作品思想内容的表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体裁结构是为内容服务的,要根据作品的内容来取舍,结构的存在和运用有其内在的规律。交响乐里常见的奏鸣曲式之所以沿用至今,就是由于音乐发展的规律,矛盾冲突、对立统一的需要。音乐结构科学化,是要遵循音乐发展的自身规律,为作品的思想内容提供恰当的形式、完美的表达。

《青春圆舞曲》是我在大学二年级时写下的作品,旋律间充满对美好未来的希望和昂扬向上的青春气息,当时很受同学们欢迎。半个多世纪过去,前不久这支曲子再度在舞台上奏响,同样打动今天的年轻人,也恰好呼应着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

  现代技法中国化,音乐语言民族化,音乐结构科学化,是中国音乐作品从“高原”走上“高峰”的必经之路。

音乐的本质是什么?是美,是美育。我们的音乐当给人以鼓舞、给人以力量、给人以陶冶、给人以欢乐,给人以美的享受。

  我们热烈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怀抱理想信念,脚踏祖国热土,朝向美好未来,勤奋耕耘,精益求精,为人民充满激情地创作出无愧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