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是在特定意义上使用的概念,即特指歪曲、否定中国近现代史、新中国历史、党的历史等错误思潮。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法理视阈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年来之所以沉渣泛起、“任性”而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法可依、有法不依,对相关的违法违纪言行执法不严,再加上我国相关领域的立法的确存在一些缺失,从而造成法治底线失守,给党和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危害。要有效遏制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泛滥,需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严格按照党纪国法进行查处。

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错误的社会思潮,消解英雄和英雄行为是其惯用的手法,或通过矮化、丑化、虚化和污名化等方式解构英雄,或用娱乐化形式贬损英雄,或对英雄人物恶意中伤,消解英雄的精神力量。这种行为不仅亵渎了为国家和民族贡献力量乃至献出生命的英雄,也扰乱了人们对英雄的正确认知,触碰了人民群众的情感底线,挑战社会的正义良知。因此,采取法治手段来禁止、查处诋毁英雄行为,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必然要求。

重视对党史国史的学习和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抵制、批判,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要开展同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就要认真学习和切实掌握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

一、鼓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言论的违纪违法性

第一,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事关意识形态斗争,必须用好法治武器。历史虚无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的一种错误思潮,旨在通过否定人民、否定历史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马克思主义指导、社会主义道路和人民民主专政。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直接消解主流意识形态、动摇“四个自信”、干扰“四个正确认识”,威胁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因此,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不能只停留在学术批驳层面,我们必须意识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也应是一场法治之战,要运用好法治武器,筑起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堤坝,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断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运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认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本质和危害性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往往打着学术研究的旗号,声称“获取了新资料”,需要“重新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还原历史真相”,借助一些精心挑选的历史细节大做“翻案文章”:一方面极力丑化、矮化、妖魔化中国革命史、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污蔑、丑化、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另一方面,“对叛徒、汉奸、反动统治者则不虚无,而是加以美化,歌功颂德,把已被颠倒过来的历史再颠倒回去,混淆是非”,极力推崇西方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经济模式、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宣扬“资本主义制度优越”。其目的就是要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推翻党的领导,搞垮社会主义制度。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正是站在反革命的阶级立场上“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极力“造成舆论”,以实现其“去史灭国”的目的。对此,习近平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了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因此,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斗争事关党的生死存亡,事关国家兴亡盛衰,事关民族前途命运,是一场输不起的意识形态斗争。“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

第二,以法治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必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法律制度。英雄是标注民族精神的一个刻度,构成了一个民族向慕正义、追求崇高的价值底座。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丑化、诋毁、贬损、质疑英雄烈士。加之,关于英雄名誉保护的立法不全面,使得英雄名誉保护在法律领域面临诸多尴尬与困境。因此,必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法律制度,以法治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诋毁。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法律形式将9月30日设立为烈士纪念日;2107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特别明确,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2017年12月,《英雄烈士保护法》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首次审议。以立法、制度的方式保护英雄烈士,回应了社会关切,回击了历史虚无主义丑化英雄烈士的恶劣行为,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长远意义。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究竟是一种什么思潮,是学术思潮还是政治思潮?我们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斗争,是学术性的争论还是涉及制度存废、国家兴亡的政治斗争?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早在党的十八大闭幕后不久就给予过明确回答。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了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在2013年中央政治局第七次集体学习会上,他又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鼓吹否认国家和民族历史共识、污蔑民族英雄的言论,在很多国家都是触犯法律、会受到法律制裁的行为。如德国《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规定,在公开场合宣传、不承认或者淡化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行的言行,可依法判处3~5年徒刑;法国《盖索法》规定,凡在法国境内质疑纽伦堡审判结果,或对审判证据、前提提出怀疑者将受到法律制裁;韩国刑法规定,公然编造虚假信息毁损逝者名誉的行为可“判处2年以下徒刑或500万韩元以下罚金”;美国《尊重美国阵亡英雄法案》将英雄烈士置于法律的严密保护之下;俄罗斯《卫国烈士纪念法》对英雄烈士的物质权利和精神权利进行全面保护。

第三,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出现了新的传播态势,必须以法治手段阻断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历史虚无主义作为当前较为显性和突出的一种社会思潮,近些年借助微博、微信、微视频和客户端等新兴媒体,开始从学术领域向生活领域、从知识分子层面向普通大众蔓延,而且对英雄的诋毁也更具隐蔽性、泛在性、迷惑性和欺骗性。“法令既行,纪律自正,则无不治之国,无不化之民。”我们需要在信息传播方面,尤其是互联网传播方面,充分运用法治思维,阻断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途径。一方面发挥惩处功能,让历史虚无主义的诋毁言行不能“妄为”,另一方面起警醒作用,使法律成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新利器,做到“法立,有犯而必施;令出,唯行而不返”。

以上论述再清楚不过地告诉我们,先在苏联后在我国蔓延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并不是什么学术思潮,而是专门拿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历史做文章、专门为策动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动乱造舆论、专门用来同社会主义制度打心理战的政治思潮,我们同这股思潮的斗争也不仅仅属于一般正确与错误的争论,而是关系到人心稳乱、政权安危的大是大非之争。

如前所述,在我国,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作为一股政治思潮,本质上是为敌对势力推翻党的领导和国家政权、搞垮社会主义制度制造舆论服务的。鼓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言行极大地扰乱了社会秩序,危及党和国家的安全与统一,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这当然是我国法律法规所禁止的行为。如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高票通过了《民法总则》,其中第185条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46条规定,丑化党和国家形象,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歪曲党史、军史,是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将视情节轻重,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开除党籍等处分。

第四,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行为,必须引导社会形成用好法治武器的氛围。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的肆意诋毁,恶意歪曲甚至污蔑,不仅触碰了社会道德底线,更触碰了法律底线。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历史阶段,以法治之名进行查处、惩戒是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言行的必然选择。2016年,“狼牙山五壮士”中的两位英雄葛振林、宋学义的后人葛长生、宋福宝起诉《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侵害名誉权、荣誉权案;革命烈士邱少云胞弟邱少华诉孙杰(微博大V“作业本”)、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等,开启了运用法律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判例,正本肃源,有力遏制了诋毁势头的蔓延,有效消除了其对社会的负面影响。

运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揭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虚伪性、荒谬性

二、法治底线失守是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泛滥的重要原因

最后,以法治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党员要率先遵章垂范。把维护英雄人物和英雄精神作为党员的责任,既是从严治党的要求,也是以法治手段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应有之义。2016年,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要求,对歪曲、丑化、否定党的领袖和英雄模范的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2017年,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规范党员干部网络行为的意见》规定,党员干部不准参与“丑化党和国家形象,诋毁、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歪曲党史、国史、军史,抹黑革命先烈和英雄模范”等网络传播行为。这些规章汇聚起反对和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法治力量。

应当看到,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互联网十分发达的今天,制造和散布谣言和谬论是很容易的。如果只就事论事,势必事倍功半、处处被动。我们要战胜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戳穿鼓吹者的鬼把戏,当然需要针对他们散布的种种谣言、谬论做具体的解疑释惑、澄清辟谣工作。但更为重要的是,需要帮助广大群众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从根上树立看待党史国史的正确立场、观点和方法,揭露和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虚伪性、荒谬性。在这方面,学习和运用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也是非常必要十分有益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法规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如果法律法规制度得不到很好的执行,违规违纪、破坏法律制度踩“红线”、越“底线”、闯“雷区”的行为没有受到严肃查处,丧失了法治底线,就会出现“破窗效应”。可以说,正是由于一些鼓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人尽管踩了“红线”、越了“底线”、闯了“雷区”,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才助长了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在我国沉渣泛起、“任性”而为。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英雄是标注历史的精神坐标,是共同的历史记忆和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动力。法治是捍卫英雄荣光、弘扬浩然正气的利器。《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征求意见已然截止,期待其早日颁布实施,届时,它将成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雄的有力法治武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颁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讲话中指出的,“我们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戮力同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牢牢把握党和国家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牢牢把握党和国家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0年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命题。其含意是,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应着重把握党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历史必然性,把握中国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把握通过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性,把握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领导人民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把握我们党在长期奋斗中积累的宝贵经验、形成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我认为,看待党史要这样,看待国史同样要这样。因为只有把历史的主线、主流抓住了,才能正确看待其中的缺点、错误,才不会被历史虚无主义鼓吹者夸大这些缺点、错误的言论所欺骗和蒙蔽。

1一些极力鼓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人违反了宪法,却未受到相应的追究

(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对于党和国家历史中的挫折和曲折,对于领袖和英模人物身上的缺点和错误,要不要正视呢?当然要正视。否定客观存在的错误,甚至掩饰错误、为错误辩护、把错误说成正确,同样是不对的。但正视错误,应当像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意在“总结和汲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而不是要否定党和国家的历史,否定革命领袖和英模人物。他说:“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不能因为革命领袖“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否则我们将会“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他强调:“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成果决不能丢失,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就决不能否定,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方向决不能动摇。”按照这些要求去做,我们就会避免出现“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现象。

首先,我国宪法确认了中国人民经过长期艰难曲折的革命斗争所建立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确认了在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形成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确认了党领导人民革命和建设的伟大历程和伟大成就。宪法序言明确指出:“一九四九年,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经历了长期的艰难曲折的武装斗争和其他形式的斗争以后,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战胜许多艰难险阻而取得的。”宪法序言是我国宪法构造中的最高规范,最集中地体现了人民的根本意志和党的基本主张,是宪法的灵魂,对正文的实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它同宪法其他组成部分一样,具有最高法律效力。违反宪法序言,就是在最重要的问题上违反了宪法。然而,鼓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的人,披上学术研究的外衣,打着理论创新的旗号,借着“解放思想”、“反思历史”、“范式转换”、“重新评价”、“还原真相”、“告别革命”等幌子,大肆否定、歪曲中国历史,特别是近现代以来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如宣称中国人民在五四时期选择马克思主义、选择社会主义是误入歧途,使当时的中国脱离了以欧美为师,发展资本主义近代文明的轨道;宣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只起破坏性作用”,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和堆积”,是“血雨腥风的历史”,“中国在20世纪选择革命方式是令人叹息的百年疯狂与幼稚”,认为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战胜国民党夺取全国政权,是利用日本侵略之机,消极抗日,积极发展实力;诋毁党的领袖,编造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妄议所谓“千秋功罪”和“红太阳的升起和陨落”;宣称毛泽东过大于功,是“伟大的革命家,失败的建设者”,毛泽东所建立的“新中国”只是一个新的政权而已,毛泽东时代是“荒唐、混乱和血腥的年代”,毛泽东给中国共产党留下的传家宝是“一党专政”等等。

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利用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指导、方针政策、实际工作上的差别而将它们加以割裂和对立,是历史虚无主义鼓吹者们喜欢作的一篇文章,也是许多群众特别是青年容易被误导的一个地方。所以,能否正确认识这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成为能否战胜这股思潮,能否把受其误导的群众争取过来的一个关键问题。对此,习近平总书记也给予了高屋建瓴的分析,为我们正确解决这个问题做出了示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