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操,字子高,生年不详,卒子南朝后梁天保十四年。太原晋阳人。后梁宣帝萧詧母龚氏外弟,曾在萧詧、萧岿两朝为臣,官至尚书令,是后梁的主要谋臣之一。
王操性情敦厚,博涉经史,善于谋略。萧詧为南朝梁东扬州刺史时,王操任其外兵参军。莆詧对他的亲用,仅次于记室参军蔡大宝。
侯景之乱,萧詧投靠西魏,被宇文泰策命为梁王,王操任其尚书左丞。粱元帝承圣元年,萧绎在江陵即位。西魏恭帝元年,萧詧助西魏字文泰攻破江陵,旋即在江陵称帝,建后粱,王操任五兵尚书、大将军、郢州刺史。不久,又进位相国,封新康县侯。比时萧詧以蔡大宝为尚书令,推心任之,以为谋主,比之诸葛孔明,操亦亚之.梁明帝萧岿即位,王操仍被亲用,任镇右将军、尚书仆射。
后梁天保五年,陈将吴明彻统军寇梁。次年,陈军攻江陵,引长江水灌城。北周江陵总管田弘偕萧岿避难于纪南城,王操奉命与北周副总管高琳据守。王操治军有方,将士莫不尽力,与陈军昼夜相战十旬,最终击退陈军,江陵得以保全。战后,王操以保全社稷之功被任为尚书令,领荆州刺史,主持朝敌。王操尽避位极人臣,却为政勤恪,行为自检,深得时人称誉。
天保十四年,王操死去。死后蹭位司空,进爵为公,谥号康节。
王操尽避才能出众,忠心耿耿,竭力辅佐后梁,但在当时北齐、北周、陈三大割据政权鼎立的形势下,萧詧、萧岿父子寄北周篱下,以江陵周围区区三百里弹丸之地图发展,实为梦想。难怪王操死后萧岿亲自为他送葬,并痛悼曰:天不使我荡平江表,何奇我贤相之速也。其实萧岿也是在为自己、为后梁的命运的哀叹。

宇文直不愿承担败军之责,一股脑推到萧岿的柱国将军殷亮头上,北周朝廷便责令萧岿穷治其罪。事实上宇文直并没有成功地掩盖罪责,被剥夺了兵权,并免除了官职。

萧詧死后,太子萧岿即位,史称西梁明帝。萧岿在位23年间,生活俭约、御下有方,并谨事北周、隋朝,因此境内相对安宁。萧岿去世后,太子萧琮即位,史称西梁靖帝。萧琮博学有文采,且弓马娴熟,是个文武全才的皇帝,但可惜生不逢时,偏偏遇上“千古一帝”-隋文帝杨坚,在位仅2年时间便遭遇亡国命运。

关键词:萧岿示好周武帝、三方之乱、西梁入隋

然而萧詧虽为皇帝,但需要奉北朝的正朔,向北朝皇帝称臣,本质上只是后者的附庸。不仅如此,北朝还在江陵设置驻军,名义上是帮助他防御南梁/南陈,但实际上却是在监督他。身处四战之地,管辖的地盘只有巴掌大,境内还驻有北朝的大军,萧詧除了忍气吞声做附庸,通过依附大国来求生外,并没有其他法子。

559年,王琳又攻至江陵近旁,拿下监利郡,太守蔡大有战死于该郡。萧詧的实力连王琳都不足以应付,本已有亡国之危,好在湘州东部陈霸先的军队虎视眈眈,令王琳不敢倾全力进攻江陵,萧詧得以勉强存活下来。

在南朝近200年的历史中,先后经历过宋、齐、梁、陈四个大朝代,但同时却有个半独立的小政权很容易被忽略,这就是与南梁、南陈都曾对峙共存过的西梁帝国。作为西梁开国之君的萧詧,在位时期的经历,完全可以用“窝囊”两个字来形容。那么,萧詧是何许人也?他在位时都有哪些窝囊经历?

天保是北齐第一位皇帝文宣帝高洋的年号,550-559年使用。高洋执政晚年以残暴著称,朝野对他的非议随着他的暴政纷至沓来,而最恶毒的则是针对“天保”的这个年号的谣言。有人说,“天保”是一大人只十,也就是说高洋只能当十年皇帝,后来果如其兆,高洋在第十个年头暴病身亡。

史料来源:《周书》、《隋书》、《旧唐书》、《新唐书》、《北史》、《资治通鉴》等

萧岿思量再三,终于没敢动手,而是选择了做个太平天子。

最后交代一下萧皇后的结局。炀帝在位14年后亡国失位,并被部将宇文化及弑杀于江都,时在大业十四年。等到隋炀帝遇害后,萧皇后又先后依附于许帝宇文化及、夏王窦建德、突厥处罗可汗,最终被唐太宗迎回长安居住,可称得上是“六易其国”的皇后,这在历史上也是一段“佳话”了。

即便事实如此清晰,殷亮仍然不免于死,萧岿心知其非,却无法为自己的臣子伸张正义,个中憋屈,只有萧岿自己去消化了。

图片 1

图片 2

文/格瓦拉同志

北周此时正在全力准备攻伐北齐的大事,无暇抽出力量对付南陈,于是“大方”地把三州割于西梁。

图片 3

萧詧经营襄阳多年,在当地根深蒂固。如果硬碰硬地武力解决之,虽然结果还是收入囊中,但是否因此引发其他矛盾,都是未知之数。借打江陵将襄阳武装拔离本地,既光明正大又顺理成章。等到江陵城破,萧詧所部杂处西魏军中,已成孤军客居之势。挟战胜余威的西魏军,即使以武力解决萧詧也不在话下了。

图片 4

如此露骨地抱怨,难道不怕惹怒心狠手辣的宇文泰?大概萧詧觉得生无可恋,说就说了,爱谁谁去吧。不过幸运的是,宇文泰刻意忽略了萧詧的吐槽。原因无他,毕竟萧詧还有作用。附庸国的无奈

萧绎称帝后,本应还都建康,但由于受到荆州士族的阻扰,最终竟然未能成行。不仅如此,此时梁元帝跟西魏间因为益州问题产生矛盾(侯景之乱期间,西魏攻取南梁的益州),双方间关系迅速恶化。承圣三年十一月,在萧詧的帮助下,西魏大将杨忠率军攻陷江陵,梁元帝被俘后遭遇残杀,年仅48岁。

一顿声色俱至的马屁,换来赐物不说,还换取了西梁国暂时的安宁,也算对得起萧岿的惨淡用心了。

萧詧是梁武帝萧衍之孙,昭明太子萧统第三子,获封岳阳郡王,官至雍州刺史。侯景之乱后,萧詧的兄长萧誉举兵勤王,却因遭人离间,被叔父萧绎攻杀。萧詧为替兄长讨说法,便率军进攻萧绎,结果大败而归,只好向西魏称藩。不久,萧绎平定侯景之乱,并在江陵称帝,时在承圣元年。

554年萧詧刚刚称帝,据守湘州的梁将王琳就遣兵来攻,萧詧将其击败。558年,为巩固江防形势,萧詧派大将王操进攻湘州,拿下长沙、武陵、南平等郡。这次冒失的行动很快招致王琳的报复。

图片 5

然而爽完了后萧詧忽觉后心一凉:他的襄阳老巢没了。以襄阳易江陵

萧詧是梁武帝之孙,昭明太子萧统第三子

襄阳的易手,不得不服宇文泰的高明。

南北朝后期形势图

图片 6

梁元帝因得罪西魏,结果被对方残杀

这个附庸国虽然微小,却完整地经历了北朝由大乱到大治、由分裂到统一的过程。更令人称奇的是,它居然比宗主国活得还长久。这段传奇故事的开端,还要从南朝规模最大的浩劫说起。引狼入室的萧詧

其实在最初,萧詧本可以摆脱做附庸皇帝的命运。当时,西魏刚刚攻陷江陵,老将尹德毅便劝说萧詧利用宴请、犒赏西魏诸将的机会,将他们一举铲除,然后安抚江陵百姓,并脱离北朝而自立。但是萧詧既感念西魏的恩德,又担心此计划过于冒险,便没有采纳。等到江陵全城老幼都被西魏掳掠西去,大本营襄阳也被夺走后,萧詧才追悔莫及,深恨错失良机。

587年,在隋文帝的授意下,梁主萧琮率其朝臣二百余人到长安朝见杨坚,随即君臣被扣留。隋文帝下诏废梁国,将江陵正式编为隋之州郡。至此,立国33年的小朝廷西梁,终于和平地走完它的历程,为南朝划上一个平淡的句号。

虽然只是弹丸之国,但萧詧的志向却比较大,很想做个有为之君。为此,他任命心腹能臣蔡大宝为宰相,让他帮助自己治理国家。蔡大宝足智多谋、晓畅政事,所提出的建议皆切实可行,因此常被萧詧比作诸葛亮。至于其他臣子,如王操、魏益德、甄玄成等人,在建言施政方面也多有建树。

陈宣帝发倾国之兵围攻湘州,萧岿与华皎势不能支,向北周请求发兵救援。北周卫王宇文直亲率大军南下迎击陈军,不料在沌口失利,周军仓皇北撤,只余江陵驻防军和萧岿一同抵御陈军。

梁元帝遇难后,西魏扶立萧詧为帝,并把以江陵为中心、周围三百余里的区域划归他统治,但同时却又夺走他的大本营-襄阳。就此,萧詧在这块弹丸之地上称孤道寡,组建起属于自己的小朝廷,一切规章制度沿袭南梁旧制,历史上将其称为西梁政权,又称后梁。

萧詧好歹也是梁武帝的嫡派子孙,却沦落到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精神大受摧残,身体状况也日渐委靡。562年,当了8年附庸皇帝的萧詧一命呜呼,皇太子萧岿即位,次年改元为天保。

萧詧郁郁不得志,最终忧愤而死

事实上没过几年,江南爆发王琳之乱时,北周——西魏的后继者——就把永嘉王萧庄送过长江,并支持王琳扶立萧庄为梁朝皇帝。这位永嘉王是梁元帝萧绎的长孙,江陵城破时被西魏军俘虏。赤裸裸的打脸事实表明,在北朝眼中,萧詧和其他萧氏子孙一样都只是个傀儡。所谓的梁朝正统,与已经饿死的梁武帝一样,都没有什么卵用了。

不仅如此,萧詧生性节俭,不好声色犬马之事,虽然性情猜忌,但基本上还能做到知人善任、厚抚将士。正因如此,萧詧深得西梁国民的拥戴,将士们皆愿为之效死。就这样,萧詧外倚强国、内任贤臣,使得小朝廷颇具规模,很有一番振兴的风气。

这个决策打破嫡长继承制的规矩,引起萧氏皇族的集体不满。梁武帝死后,第六子邵陵王萧纶、第七子湘东王萧绎、第八子武陵王萧纪,以及皇孙河东王萧誉、岳阳王萧詧(二人皆昭明太子的儿子),纷纷举兵互相攻伐,企图夺取帝位。

西梁广运二年,隋文帝征召萧琮入朝,并降封其为莒国公。就此,立国仅32年的西梁灭亡。隋朝虽然灭掉西梁,但对它的皇室成员却极为优待,其中萧琮后来官至宰相。而萧琮的妹妹萧氏则嫁给晋王杨广为妃,后来则成为隋朝的皇后。

有道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但为争位大打出手的萧氏子孙,早已丢弃了一切人伦道德。萧氏内战之时,北朝西魏国趁火打劫,先后攻陷了益州、汉中、随郡等大片南朝领土。萧詧受攻于七叔萧绎,不得不投靠西魏以求自保。

萧皇后一生六易其国,经历极度坎坷

萧詧有苦说不出,只能委屈地在江陵当了个小皇帝。555年正月改元为大定,尊其父昭明太子为昭明皇帝,立第三子萧岿为皇太子。昭明太子是梁武帝萧衍的嫡长子,从这个角度看,西梁反而较江陵的元帝政权、以及稍后的建康萧方智政权更为正统。

面对着疆域狭促、受制于人的局面,萧詧虽然很不甘心,但却既不敢又无力改变现状,唯一能做的,便是终日吟诵曹操的诗句以自励。大定八年二月,萧詧因忧愤过度,导致背部发疽而死,终年才44岁(“詧疆土既狭,居常怏怏。每诵‘老马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未尝不盱衡扼腕,叹咤者久之。遂以忧愤发背而殂。”见《周书·卷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