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张恨水 游离于中国现代文学史的通俗小说大家(1)

张恨水(1895年5月18日-1967年2月15日),原名心远,恨水是笔名,取南唐李煜词《乌夜啼》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之意。张恨水是着名章回小说家,也是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被尊称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章回小说大家和通俗文学大师第一人。作品情节曲折复杂,结构布局严谨完整,将中国传统的章回体小说与西洋小说的新技法融为一体。更以作品多产出名,他五十几年的写作生涯中,创作了一百多部通俗小说,其中绝大多数是中、长篇章回小说,总字数三千万言,堪称着作等身。
2012年10月12日张恨水的骨灰安葬于故乡潜山张恨水纪念馆并立铜像。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安徽省潜山县岭头乡黄岭村人。生于江西广信(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小官吏家庭,肄业于蒙藏边疆垦殖学堂。后历任《皖江报》总编辑,《世界日报》编辑,北平《世界日报》编辑,上海《立报》主笔,南京人报社社长,北平《新民报》主审兼经理,1949年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1917年开始发表作品。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因其父曾在江西上饶广信税务当职员而在上饶出生。并在上饶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童年就读于旧式书馆,并沉溺于《西游记》《东周列国志》一类古典小说中,尤其喜爱《红楼梦》的写作手法,醉心于风花雪月式的诗词典章及才子佳人式的小说情节。
青年时期的张恨水成为一名报人,并开始创作。他自1914年开始使用恨水这一笔名,其名取自李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之句。到1919年为止,这时期创作的作品,如《青衫泪》《南国相思谱》等,以描写痴爱缠绵为内容,消遣意味浓重,均可列入鸳鸯蝴蝶派小说中。
1924年4月张恨水开始在《世界晚报夜光》副刊上连载章回小说《春明外史》,这部长达九十万言的作品在此后的五十七个月里,风靡北方城市,使张恨水一举成名。1926年,张恨水又发表了另一部更重要的作品《金粉世家》,从而进一步扩大了他的影响。但真正把张氏声望推到最高峰的是将言情、谴责、及武侠成分集于一体的长篇《啼笑因缘》,这部小说至今已有二三十个版本,在发表的当时就因各大电影公司争先要将之拍摄为电影而几成新闻,由它改编成的戏剧和曲艺也不在少数,而因《啼笑因缘》而作的续书之多更是民国小说中之最。至此,张恨水的名声如日中天,即使不看小说的人也知道这个作家,就如同不看京戏的人也知道梅兰芳一样。
1934年,张恨水到陕西和甘肃一行,目睹陕甘人非人类的艰苦生活,而大受震动,其后写作风格发生重大变化,士大夫作风渐渐减少,开始描写民间疾苦。抗战爆发后,他将很大精力放在写作抗战小说中,其中最受后人重视的是长篇小说《八十一梦》和《魍魉世界》。抗战胜利后,他的一些作品致力于揭露国统区的黑暗统治,创作了《五子登科》等小说,但均未产生重大影响。新中国成立后,尽管政府对张恨水的生活有所安排,每月可以得到一定的生活费用,但他毕竟是在病中,无法写作,没有直接的经济来源。而家里人口又多,开支还是很大的。他便卖掉了原先的大院子,换了砖塔胡同43号的一处小四合院(也就是如今的95号)。这个院子不大,但还算规整。三间北房,中间是客厅兼饭厅,西屋是卧室,东屋是张恨水的书房兼卧室。院里还有南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两间,是家里其他人住的地方。张恨水的身体在慢慢恢复,他又恢复了写作,
陆续发表了十几部中、长篇小说。
1966年,文革爆发,胡同里有很多人家被抄家,红卫兵也曾闯进过这个院子。张恨水从书柜里拿出文史馆的聘书,很认真地告诉红卫兵,是周总理让他到文史馆去的,红卫兵居然信了他的话,退了出去。然而他的书实在太多,难免有属于四旧的东西,为了免得招灾惹祸,本想挑些破书烧了,也算作个样子。但是挑来拣去,哪一本也舍不得。孩子想藏在床底下,张恨水说怕潮;塞进米缸里,他又怕脏。搞得筋疲力尽,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最后,终于决定,还是放回书柜里,在玻璃柜门上糊上白纸,就算是藏好了。所幸后来并没有人来抄家。
1967年2月15日,农历正月初七,早晨,张恨水正准备下床时,突然仰身倒下,告别了这个他曾无数次描绘过的冷暖人间,走完了自己的人生。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张恨水无疑是最多产的作家之一,在他五十几年的写作生涯中,共完成作品不下三千万言,中长篇小说达一百一十部以上,堪称着作等身。而建国后所修现代文学史对他的评价,也因他后期参与抗战文学的创作而远在其他民国旧派小说家之上。
张恨水现象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长期作为一个悖论而存在着,一方面是学术界对他及其作品文本的理性思考,一方面则是笼罩在他身前事后的诸多谜团,对此缺乏较为系统的介绍——一种还原历史本来面目的史料考证。对于前者,我们的专家学者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对于后者,则涉及到史料的搜集、整理与甄别,而此项工作对于张恨水研究来说却显得尤为重要,是一项艰难的基础性工作。
张恨水最后只会南昌方言
天柱山不仅风景优美,而且名人辈出,其中就包括张恨水,他与江西还有一段不解之缘。1895年,张恨水出生在江西广信,后由于祖父来南昌任职,张恨水也来到南昌。1912年,遭遇父丧家变,几经磨难的张恨水走上新闻和文学的道路。
祖父的祖籍虽然在安徽潜山,但南昌可以说是他的第二故乡。张恨水的长孙张纪告诉记者,潜山、南昌、苏州、重庆、北京等地都是张恨水曾生活过的地方。张恨水聪明过人,对语言有极深的领悟能力,所以这些地方的方言他都能讲。然而到了生命的最后岁月,他会讲的方言只剩下南昌话一种。
张恨水的主要作品
小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已改编为电影文学剧本并拍摄发行)《八十一梦》《白蛇传》(已改编为电视剧本并录制播出)《啼笑姻缘》(已改编为同名电视剧)《秋江》《孔雀东南飞》(已改编为电视剧本并录制发行)《西北行》《荷花三娘子》《陈三五娘》《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已改编为同名电视剧)《太平花》《燕归来》《夜深沉》(已改编为同名电视剧)《北雁南飞》《欢喜冤家》《满江红》(已改编为电视剧红粉世家)《水浒新传》《斯人记》《落霞孤鹜》《丹凤街》《傲霜花》《偶像》《纸醉金迷》(已改编为同名电视剧)《美人恩》《杨柳青青》《大江东去》《现代青年》(已改编成电视剧梦幻天堂)《秦淮世家》《艺术之宫》等。
20~30年代初所写的言情小说《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啼笑姻缘》,通过恋爱悲剧反映军阀统治下的黑暗现实。后者更是风靡一时,它将言情内容与传奇成分读为一体,在传统章回体式中融入西洋小说技法,吸引了各个层次的广大读者。
九一八事变后所写的以抗战为题材的国难小说,如收在《弯弓集》内的短篇小说,意在鼓励民气。中篇小说《巷战之夜》,则直接描写天津爱国军民反抗侵略、浴血奋战,艺术视野趋于开阔,格调趋于豪放。
写于抗战时期和抗战胜利后的长篇小说《八十一梦》和《五子登科》是揭露国民党腐败统治的社会讽刺小说,巧于构思,富于想象,讽喻辛辣,现实主义成分明显增强。此外,长篇小说《落霞孤鹜》《银汉双星》《满江红》《夜深沉》《蜀道难》《水浒新传》《大江东去》《石头城外》《热血之花》《纸醉金迷》《魍魉世界》等都是有影响的作品。
《热血之花》是迄今发现的最早抗日小说。
《大江东去》是第一部描写南京大屠杀日军暴行的中国作品。
《虎贲万岁》是第一部直接描写国民党正面战场着名战役——常德保卫战的长篇小说,中国军队以一敌八,浴血巷战,乃至全军牺牲,惊天地、泣鬼神!此外还有《仇敌夫妻》等。
《八十一梦》《巴山夜雨》则是张恨水先生抗战胜利后痛定思痛之作,享誉海内外。
列表 《傲霜花》,长篇小说。 《巴山夜雨》,长篇小说。
《八十一梦》,长篇小说,于1939年12月开始在重庆《新民报》上连载,因政治压迫而未能写完。
《白蛇传》,写于1954年。 《北雁南飞》 《别有天地》
《冲锋》,长篇小说,写于1938年。
《春明外史》,长篇小说,于1924年连载于《世界晚报》的副刊《夜光》。
《春明新史》,长篇小说,写于1928年。 《大江东去》,长篇小说。
《丹凤街》,长篇小说。 《疯狂》,长篇小说,写于1938年。
《凤求凰》,长篇小说。 《风雪之夜》 《巷战之夜》,中篇小说。
《鼓角声中》,1936年连载于南京《南京人报》副刊《南华经》。
《虎贲万岁》,军事小说。 《欢喜冤家》,长篇小说,后改名为《天河配》。
《记者外传》,未完,只完成上半部,长篇小说,1957年10月26日开始在上海《新闻报》上连载。
《剪愁集》 《剑胆琴心》,写于1928年。
《交际明星》,中篇小说,1926年连载于《世界日报》副刊。
《金粉世家》,长篇小说,1927年2月开始于《世界日报》副刊上连载,历时5年,约百万言。
《京城幻影录》 《荆棘山河》,中篇小说,1926年连载于《世界日报》副刊。
《锦片前程》,写于1932年。 《旧新娘》,文言短篇小说,写于1913年。
《孔雀东南飞》,长篇小说,写于1954年。 《两都赋》,散文集。
《梁山伯与祝英台》,长篇小说,于1953年8月开始动笔,1954年1月1日开始于香港《大公报》连载。
《绿了芭蕉》,散文集。 《落霞孤鹜》,长篇小说,写于1930年。 《满城风雨》
《满江红》,长篇小说,写于1930年。
《梅花劫》,白话短篇小说,写于1913年。
《美人恩》,长篇小说,写于1930年。 《孟姜女》 《秘密谷》
《南国相思谱》,长篇小说,1919年开始连载。纯粹以言情为主,鸳鸯蝴蝶派小说。
《南游杂感》,中篇游记,写于1955年,发表于香港《大公报》。 《偶像》
《平沪通车》 《潜山血》,长篇小说,写于1939年。
《秦淮世家》,长篇小说,写于1939年。 《青春之花》,写于1928年。
《青衫泪》,长篇白话小说,写于1913年冬。纯粹以言情为主,鸳鸯蝴蝶派小说。
《秋江》,写于1954年。 《热血之花》,长篇小说。 《如此江山》,中篇小说。
《山窗小品》,散文集。 《上下古今谈》,杂文集,收录一千余篇。
《石头城外》,长篇小说。 《蜀道难》,长篇小说,写于1939年。
《水浒别传》,写于1932年。 《水浒人物论赞》,古典文学论集。
《水浒新传》,长篇小说,1940年2月开始于上海《新闻报》上连载。
《啼笑因缘续集》,长篇小说,写于1933年。 《弯弓集》,短篇小说集。
《皖江潮》,长篇小说,1921年连载于芜湖《皖江日报》。
《魍魉世界》,长篇小说,1941年在重庆《新民报》上连载。后来出单行本时,易名为《魍魉世界》。
《未婚夫》,写于1919年。 《未婚妻》,中篇小说,写于1916年。
《我的生活与创作》,长篇自传,应中央文史馆之约写于1963年。
《我的小说过程》,自传,1931年1月开始于《上海画报》连载。
《雾中花》,写于1947年。
《五子登科》,长篇小说,1947年8月17日于《新民报》上连载。
《西北行》,游记,写于1956年。 《现代青年》,长篇小说。
《小说迷魂游地府记》,1919年连载于上海《民国日报》。
《小西天》,长篇小说,写于1934年。
《写作生涯回忆》,自传,1949年1月1日开始于北平《新民报》连载。
《燕归来》,长篇小说,写于1934年。 《杨柳青青》,长篇小说。
《夜深沉》,长篇小说。 《一路福星》,未完,写于1947年。
《艺术之宫》,长篇小说,1935年连载于上海《立报》副刊《花果山》。
《银汉双星》,长篇小说。 《游击队》,长篇小说,写于1938年。
《雨淋铃》,未完,写于1947年。 《玉枝交》
《战地斜阳》,短篇小说,1929年发表。 《斩鬼新传》 《赵玉玲本纪》
《真假宝玉》,1919年连载于上海《民国日报》。
《征途》,长篇小说,写于1938年。 《纸醉金迷》,长篇小说。
《中原豪侠传》,1936年连载于南京《南京人报》副刊《南华经》。
《紫玉成烟》,中篇小说,写于1916年。 《最后关头》 相关影视
1931年上映的电影《银汉双星》,影星金焰和紫罗兰出演,由《春明外史》改编而来,广受关注。
1974年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改编啼笑姻缘拍摄同名剧集。
1980年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连续剧集京华春梦是改编自金粉世家。
1987年香港亚洲电视有限公司再度开拍啼笑姻缘。
2003年40集电视剧《金粉世家》再次登上央视荧屏,以平均7.68%的收视率成为两年间中央8套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
2004年上映了38集电视剧《啼笑姻缘》 2006年上映了30集电视剧《夜深沉》。
2008年上映了42集电视剧《纸醉金迷》。 创作生涯
1918年任芜湖《皖江日报》编辑,开始写作生涯。
1919年发表第一篇小说《南国相思谱》。同年赴北京,任《益报》校对、上海《申报》驻京办事处编辑、北京世界通讯社编辑。
1924年主编《世界晚报》副刊《夜光》,此后创作了大量社会言情小说。
1935年举家迁至上海,编辑《立报》副刊《花果山》。次年往南京与张友鸾创办《南京人报》,编辑副刊《南华经》。抗日战争爆发后到重庆,任《新民报》主笔,并主编副刊,被推选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写了许多小说和诗文。
1945年,创作小说《虎贲万岁》。该书是第一部直接描写国民党正面战场着名战役——常德保卫战的长篇小说,也是中国第一部现代战史小说。作品描写代号虎贲的74军57师在日军六万余人的包围中,同仇敌忾,背水一战,以一敌八,苦战十余日,与日寇浴血巷战,得以使援军合围,保卫住了常德。全师八千余人,仅有83人生还,全书写得可歌可泣,气壮山河。
1946年任北平《新民报》总经理,编辑副刊《北海》。
1948年辞去《新民报》职务,结束了40年的新闻生涯。
1949年初发表他的回忆自己生活和创作的《写作生涯回忆》。此后任文化部顾问、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所写长篇小说《秋江》、《孔雀东南飞》、《凤求凰》等发表于香港、上海等地的报刊上。
张恨水的小说取材广阔,新闻性强,追求情节的曲折起伏,故事的生动有味,注重语言的平易晓畅,注意读者的审美心理和欣赏习惯,运用章回体这一艺术形式表现现代生活,茅盾说:在近三十年来,运用章回体而能善为扬弃,使章回体延续了新生命的,应当首推张恨水先生。(《关于〈吕梁英雄传〉》,《中华论丛》第2卷第1期,1946年9月1日)
张恨水一生写了约3000万字的作品,中长篇小说达100余部。他是由深受鸳鸯蝴蝶派影响的旧派小说向现代小说过渡的代表性作家。

今年是张恨水先生逝世40周年,在这个经过数九寒冬、即将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我所知道的张恨水》展现在了我的面前。作者就是张恨水先生的长孙张纪。应该说,这是献给逝者张恨水的最好礼物。

2003年的电视剧《金粉世家》剧照。

张恨水是中国20世纪创作数量最多、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家之一,是“国内唯一妇孺皆知的老作家”,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作家,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却一直作为一种悖论存在着:一方面是他用其毕生心血所营造的3000多万字文学世界,体裁涉及小说、诗词曲、散文、戏剧等方面,内容囊括了20世纪前半叶中国社会方方面面,构成了一幅当时中国形象的画卷;另一方面,中国现代文学史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忽略了他的存在—或将其作为批判的对象,或干脆不列入文学史。然而,当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后,却发现张恨水曾经的辉煌与那绵延至今的张恨水热,值得我们深刻反思。

正是由于长期的沉寂,当我们面对这位作家时,却发现张恨水的生平史料非常缺少。由于历史的原因,文献记载的就很有限,据笔者所知,除了张恨水自己的写作生涯回忆及生前好友张友鸾等的晚年回忆文章外,还有就是张恨水的子女张伍(《我的父亲张恨水》)、张明明(《回忆我的父亲张恨水》)、张政的回忆录,向读者展示了日常生活里的张恨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所知道的张恨水》一书是首次以张恨水第三代的眼光向世人介绍张恨水,其意义不言而喻。

张恨水

张纪长期从事新闻编辑工作,他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还对其祖父张恨水情有独钟,并且用心甚专——既注意收集与张恨水有关的资料、阅读钻研张恨水原着,又加强和现有张恨水研究专家的交流、提出自己的独特思考视角。在我看来,这种行为,既是一种自觉意识,更是张恨水精神的一脉相传,对张恨水

(1895~1967),被称为“章回小说大家”,民国时期通俗文学的代表人物,同时还是优秀的报人。主要作品有《春明外史》《金粉世家》《啼笑因缘》《巴山夜雨》等。

< 1 > < 2 >

《张恨水传》

作者:解玺璋

版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8年6月